没有红军逾越不了的山河

20190706期来自:广西日报

新华社记者

兴安县研究长征史的专家陈兴华说,红军能翻越老山界,靠的是钢铁的意志和对革命前途的坚定信心。

当时,红军还在翻越另外一座“山”——阻碍着正确思想路线的屏障。湘江之后,红军要解决“奔何处”的问题。

博古、李德一意孤行,顽固地坚持由通道北出湘西的行军路线。严峻关头,毛泽东力主放弃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改向敌军兵力比较薄弱的贵州前进,争取主动,挽救危局。

翻越老山界后,红军连续召开了通道、黎平、猴场、遵义等系列会议,构成了中国革命伟大转折的链条。中国革命开辟了新局。

陆定一回忆,老山界是我们长征中所过的第一座难走的山,但是我们走过了金沙江、大渡河、雪山、草地以后,才觉得老山界的困难,比起这些地方来,还是小得很。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立于老山界,回想80多年前的壮烈一幕,记者心中激荡着无比的崇敬与豪迈——

这支有着崇高信仰、坚定意志的远征之师,没有跨不过的河,没有越不过的山!

(据新华社南宁7月5日电)

越城岭又称老山界,海拔2100多米,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遇到的第一座高山。

近日,记者由广西兴安县出发前往越城岭。虽然柏油路面平坦,但是“S”形弯、“之”字形弯一个接一个。

记者难以想象,当年以巨大伤亡渡过湘江的红军,是如何带着骡马、抬着辎重、扶着伤病员翻过这座华南第一高峰的。

美国新闻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描述——代替敌人枪炮威胁的是湘黔高原的天然障碍:险峻的山峦,危险的河流,还有部队的极度疲劳,食物的匮乏……

海拔1500米处已是雾气缭绕,向山下望白茫茫一片,人和车行进在通天雾海中,能见度最后变成几十米,不时有雨滴砸下。行至海拔1900米左右,雾气突然消失,雨更大了,出现了“老山界”碑,上面刻着陆定一书写的“老山界”三个大字。

参加过长征的陆定一曾在《老山界》一文中,描写了当年攀爬的艰难。

记者行进的,正是陆定一和战友们走过的路径。

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编著的《红军长征史》记载,12月4日,军委第一纵队从塘边坊出发,下午开始翻越老山界。当时,伤病员们都下了担架,由其他同志背着或搀着走。有几匹马踩空了脚,摔下了万丈深渊。但红军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经彻夜行军,终于带着骡马,抬着辎重,胜利通过了老山界,进入龙胜县境。当地群众得知红军是从老山界下来的,莫不感到惊讶。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