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展现外事工作新作为

20201122期来自:天津日报

30

古文字学的权威

刘宜庆

辽宁人民出版社

国铜器”

“甲骨文字”

“古文字学”

“中文系教授,

吴晓铃的纪念文章中写道:

追溯到30年代,他在中老胡同养疴的时候,正是抗战前夕,斗争复杂激烈,他竟在家中掩护了领导北平“一二·九”学运的党内高干,这可不是儒家正宗,更和“三教论衡”无涉。哪里是晏如也,是在不波的古井下沸腾着亟待喷发的溶浆。

(吴晓铃:《罗膺中师逝世三十七周年祭》)

在讲课之余,罗庸在昆明期间常进行讲演,他的演讲录结集出版,名为《鸭池十讲》。此书初版于抗战期间,马湛翁为其题签。因昆明的滇池在元代本名“鸭池”,“以记地故,因题此名”。书很薄,谈儒,谈诗,谈士,娓娓道来,确有真精神。其中所谈为士之道,在那个战火纷飞的艰苦岁月里,绝非老生常谈。他认为士大夫“实是中国文化的轴心”,士大夫的责任是“致君泽民,上说下教”,“以尽力于人伦教化为其职责”。

1946年,三校复员北返,罗庸留在昆明师范学院任国文系系主任。

唐兰是我国20世纪学术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学者,早年师从国学大师王国维,先后在燕京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南联大讲授古代经典。唐兰对中国文字学、古器物学、先秦史学都作出了重要贡献,学术思想影响了几代学者。他对故宫藏品的研究成果和对故宫学术发展的指导,对故宫的建设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唐兰先生是古文字学的权威,甲骨文、金文专家,还任北大文科研究所导师。西南联大时期他开过很多课,有“六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