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国庆节

20201013期来自:天津日报

刘明礼

肃穆。每次,他都要把旗杆用铁丝拧得紧紧的,把国旗挂得周周正正、舒舒展展,然后面向国旗行一个标准的军礼(哥哥当过6年的兵)。

白天,哥哥会和往常一样,到地里去干自家的农活儿。其实,现在我们那儿的庄稼人并不是想象的那般劳累。耕地有大型旋耕机,播种有播种机,收割有收割机,作物抗病,除草用药,省时省力,没多少大力气活儿。可哥哥还是习惯每天到地里转转。守望着那丰收的庄稼,收拾收拾白菜、萝卜,哥哥就打心眼儿里高兴。而且,国庆节这样的日子里,地里也格外得热闹。笔直平坦的乡间路上,不时有五颜六色的小轿车开过,大多是在城里工作的家乡人回来过节。大田里有穿着时尚服装、满口普通话的男男女女在笨手笨脚地刨红薯、拔花生、摘苹果,孩子们在一旁跑着喊着捉蝴蝶、逮蚂蚱,一看就知道不是农村人。过去农村人时兴到城里去过节,现在城里人喜欢到乡下来度假。哥哥和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打着招呼,跟在地里干活儿的乡亲们唠唠村里的大事小情,心里充满着自豪和喜悦。

眼看着地里的玉米已经成熟,我问哥哥为什么不往回收。哥哥回答说:“不急,不急,一个电话收割机就来了,这十几亩地,连收带种,也就是一天的事儿。”哥哥接着说,“要说啊,还真的要感谢党领导得好,政府的政策好。国富了、民强了,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一个汗珠摔八瓣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真的是挺直了腰杆。”哥哥用辛勤的劳动、以实际行动感恩着伟大的祖国!

晚上,村里早早亮起了路灯,哥哥也到了一天最忙的时候。村民们聚集到村里的文化广场,表演自编自导自演的文艺节目。哥哥既要负责音响,又是总编导,甚至还要亲自担任演员。表演完节目,女人们跳起广场舞,哥哥和他的伙伴们,抬出大鼓、铜锣,也咚咚锵锵地敲起来,他还是锣鼓队的队长。我站在观看的人群里,仿佛置身于欢乐的海洋。

每年的国庆节,哥哥和乡亲们,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把心里对祖国的热爱、把欢度国庆节的喜悦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第四七八〇期

题图摄影:苗青

39

实事求是

刘 薇

这其实已经不是戴宇斐第一次找主考单位“要表”了。在之前的笔试环节,在收齐考生的手机后,监考老师们正准备现场拆封试卷,逐一下发,坐在第五排的戴宇斐便高高举起了手。站在考场前面,一位身材较矮、体态微胖的监考老师抬起头,有些意外地推了

推鼻梁上的眼镜,问:“那位举手的考生,你有什么事吗?”戴宇斐站起身,认真地回答:“老师,我建议在考场放一个挂表,这样考生就方便掌握时间了。”

几位监考者面面相觑,随即轻轻点了点头,这个提议确实不错。120分钟后,监考老师宣布考试结束,戴宇斐按要求将答好的试卷面朝下扣在桌子上,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嗯,你回答得还真是胸有成竹嘛。”回头一看,刚才那位戴眼镜的监考老师,正笑眯眯地站在戴宇斐的身后,看来应该是站了好一阵子了。

“那接下来呢?”楚天晴饶有兴致地追问。“接下来就是面试考试了呗!”戴宇斐有些得意地笑着说,“就因为我问了一句表在哪里,原本安静得可以听见心跳声,僵硬死板的面试考场似乎瞬间变得有了生气,甚至连空气都有了些许活泼的感觉。”

主考官的脸上也洋溢着隐忍的笑意,随后字正腔圆地说出了第一道题:“这位考生,请你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啊?这就是第一道题啊!我可真是个猪头,怎么就没想到呢?戴宇斐有些郁闷,不过这样也好,事先不准备,就如实说呗。

紧接着,主考官抛出了第二道题:“目前,随着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不断深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