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条都可,但这苏……

20200827期来自:天津日报

“前两条都可,但这苏明被平野杀了。”

池遇雪霍地站起:“什么?何时杀的?”

“昨天下午,逼他跳了镪水池。”

池遇雪重重跌坐下去。之前与苏明约好,二人中,无论谁先落入敌手便第一时间指认对方,待事成后再相互搭救,可如今苏明必是为掩护自己逃离虎口,有意激怒平野,才落得尸骨无存。但在日寇面前,自己不能因悲恸而失态,她佯作恼恨地嚷道:“这条咬人疯狗死得倒轻巧!得让他当众澄清啊!否则,我这辈子无法洗掉嫌疑!”

“没您什么事儿,如今所有人都清楚苏明才是共产党,他为误导平野恶意诬陷的您。”

“他可把我害苦了,我得到他死的地方唾上几口,以解心头之恨。”

专务遂命人带池遇雪到刑讯室,面对恶气弥漫的镪水池,池遇雪强忍着站定,想到苏明那悲壮的一跳,她眼中燃起仇恨的烈火……默默祭悼完战友,毅然转身离去。临近晌午,上百记者围在满铁办事处前,池家的车也到了。专务亲自陪同池遇雪走出正门,四周立时响起咔嚓咔嚓的拍照声。池遇雪抬眼望去,接自己的人里再瞧不见陈戈、荣阿虎等熟悉身影,她直直立着面无血色。专务还要当众发表相关声明,池遇雪丝毫不睬,低声对搀扶她的护卫说:“马上回去。告诉记者,我身体不好,近些天不接受任何采访。”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