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赃陷害中国抗疫于国际法理不容

杨新莹

20200523期来自:天津日报

方面的因素,一是该行为可以归因于一国;二是该行为违背了一国的国际义务。求偿国还需要证明其损失与一国的国际不法行为有因果关系。

美国的某些政客当然晓得,要想“甩锅”陷害中国,鼓动一些国家、地方或个人起诉中国,就必须将脏水泼向中国,炮制出中国的“过错”。于是,他们处心积虑捏造了“武汉是病毒的源头”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对世界任何国家都是一次大考。近期,一些美国政客为了掩盖其应对疫情不力的事实、转移公众的视线,为了在政党政治中排挤对手捞取政治资本,统一口径打起了编造谎言“甩锅”中国的主意。其编排的说辞可谓五花八门,如“武汉是病毒的源头”“中国隐瞒疫情导致美国受害”“中国数据不公开不透明”“中国开展援助政治”等等,并在此基础上叫嚣“起诉中国”“向中国追责索赔”。然而,谎言重复千遍也不可能成为真理。在人命关天的疫情面前,选择污蔑、中伤、攻讦不仅无缓于本国疫情形势恶化的局面、阻挠全球抗疫的进程,而且于国际法理所不容。

从诉权上看,取消“国家豁免权”不会得逞

美国一些政客挑起或煽动地方政府、个人在美国联邦法院或其本国法院起诉中国政府,在其蛊惑下,4月下旬,美国密苏里州和密西西比州的州政府相继以“中国应对疫情致其州损害”为由向中国政府提起诉讼。更有甚者,提议在世界卫生大会上对中国进行“集团索赔”。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国际上调整国家之间关系的规则有国际法(国际公法)。国际法是主权国家参与制定或者国际公认的条约、习惯以及法律原则等。其中,“国家主权豁免”就是现代国际法上的一项重要原则,其依托于具有强行法性质的国际法基本原则之“国家主权平等原则”,底层逻辑是“平等主体之间无管辖权”。“国家主权豁免”是指国家的行为和财产不受(或免受)他国立法、司法及行政的管辖,也就是说,非经一国同意,该国的国家行为和财产不得在外国法院被管辖,该国在外国的财产也不得被扣押或强制执行。按照这一原则,美国或其他国家的政府或个人以中国政府为被告的诉讼,任何国家法院都无权受理。

“国家主权豁免”的实质是一国不能对另一国实施统制,自诩为“自由世界灯塔”和“和平卫士”的美国自然不会不懂这一国际法理。但是,某些政客所代表的美国政府为了对已有一百多万确诊病例的疫情防控不力局面“甩锅”,为了年底大选的政党私利,竟然异想天开,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践踏千百年来一直用以维系国际秩序的国际法。据《华盛顿邮报》4月30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助手们私下讨论剥夺或限制中国主权豁免问题,意图修改美国颁布于1976年的《外国主权豁免法》,荒唐地妄想以修改本国国内立法来对抗国际法“国家主权豁免”原则,目的是为美国公民和地方政府向中国索赔打开方便之门。

然而,当今世界终究不是美国自己说了算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治理思想早已获得国际社会认同。美国一些政客居心叵测意图取消“国家主权豁免”以行向中国起诉和索赔之便的行为不仅违背国际法,而且背信弃义,在其本国也不得人心,只能是一场闹剧。

从责任划归看,追究中国“国家责任”于国际法无据

国家赔偿的前提是要有国家责任在先,这一点无论是基于国际法还是基于常理都是毋庸置疑的。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于2001年11月通过《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条款草案》明确了一个国家承担国际责任的国际法依据,即有作为或不作为方式的国际不法行为在先。判定国际不法行为有两个

“中国数据不公开不透明”等罪名,并将其与美国疫情扯上关系,妄图给中国抗疫扣上“国际不法行为”的帽子,以达到要中国承担国家责任的目的。

新冠病毒的来源问题是科学问题,而非政治问题或意识形态问题,需要交给科学家用科学的手段去追根溯源、调查论证。中国首先报告疫情,是本着对本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负责任的态度,但这并不等于新冠病毒就源自中国。病毒没有国界,疫病不分种族。知史以明鉴,查古以知今,纵观人类与传染病斗争历史,最初病例的报告地往往不是病毒来源地。比如艾滋病毒感染病例最初由美国报告,但起源地有可能并非美国;越来越多证据表明,西班牙流感实际上也并非源于西班牙。疫情是天灾而非人祸,国际法上从来没有一项条约、原则或习惯表明要对最先报告传染病疫情的国家究责,疫情暴发的国家本身也是受害国,而不是加害国。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缔约国有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报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以及采取措施的义务;有将详细信息进一步跟进通报的义务;有与世卫组织信息共享的义务;有允许并协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