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12

20191210期来自:天津日报

阿成

无事乱翻书,偶然读到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诗句:“鲜明百数见秋实,错缀众叶倾霜柯。翠羽流苏出天仗,黄金戏球相荡摩。”感触良多。像普天下大多数的中国人一样,我也特别地喜欢吃橘子,尤其是那种黄金小球似的甜蜜橘。这种小的甜蜜橘不同于那种大个儿的、普通的橘子。普通的橘子设若买家不让你品尝,你心里是没有底的,你不知道买回来的橘子是酸

的还是甜的,是生的还是苦的,是陈的还是新鲜的。我称这种心没底的购买叫“赌橘”。如果剥开一尝,脸上呈现出一种可爱的满足,那便是甜的橘子了,那颗小赌的心也放了下来。如果相反,也只好自认倒霉,弃在一旁不再去管了。然而甜蜜橘却不同,这金色的橘子虽然不大,但吃起来润泽而甜美,不仅可以润喉,还可以清肺。重要的是,吃这样的橘子会生发出一种好的心情,如果不是读到了曾巩咏橘的诗句,我还真不知道,产这种甜蜜橘的地方是江西的南丰县。

时值秋分,人在南丰。天可怜见,总算是有机会与南丰的橘林做零距离的接触。不仅如此,还了解到了一些有关南丰橘子的品质和故事,南丰的橘子以“色泽金黄,个小皮薄,酸甜适口,少核化渣,清香独特,营养丰富”而著称。特别令我感到开怀的是,喜欢橘子不但是在下这种寻常百姓,竟然连古代的圣贤也赞不绝口。如欧阳修在《归田录》云:“金橘产于江西,以远难致……都人初亦不甚贵,其后因温成皇后尤好食之,由是价重京师。”如曾巩《橙子》“谁能出口献天子,一致大树凌沧波。”《新唐书》上也说:“抚州临川郡,上。土贡:……朱橘。”不仅如此,南丰的橘子还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首肯与欣赏。其实从唐代开始,南丰蜜橘就是皇室贡品。其也曾被斯大林誉为“橘中之王”……这就难怪南丰有“中国橘都”之美誉了。比如到了金秋时节,家里的男人去抚州送橘子。然后,领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去汤显祖大剧院观看有滋有味的《桃花扇》,再然后呢,领着家人去“名人公园”和“王安石纪念馆”,去看看,让小孩子开眼界。要知道汤

显祖、王安石可都是咱们江西老表,

孩子你可要努力学习啊。

说起来,小小的南丰小城并不大,但是重峦叠嶂,被青山环抱,且有清凌凌的旴水从小城当中从容流过。尤是秋风过后的时节,漫山遍野的橘林如同缀满了亿万颗润泽的金黄色的玛瑙,成就了一个天然的、金光璀璨的太阳山。这时节,整个县城到处都弥漫着浓郁的橘香。这也是南方人一年当中最幸福、最

自豪的时候。

吃过了酒,品过了水粉和水豆腐,就可以去镇上的舞台看傩戏了,有资料介绍说,傩戏尤其在南丰一带最为盛行,我也曾在云贵一带看过傩戏的表演,那儿的傩戏表演者的面具很是强悍、凶猛,甚至青面獠牙。锣鼓也十分火爆,兼有断喝声频起,让欣赏者不由地心升紧张。不过,毕竟是驱魔打鬼的表达,也觉得这一切夸张的设计都在情理之中。然而,南丰的傩戏却截然不同,表演者的面具不仅特别得人性化,而且,面具的表情也是那样的和善,且富有个性。尤其是舞蹈的动作是一种轻柔的对话语言,似乎一切都是在悄然无声中进行的,而锣鼓声不过是一种节奏上的点缀而已。让欣赏者有一种亲近感,可以体验到寻常生活的温度和善意。即便是驱魔打鬼,在南丰的傩戏中亦是轻柔自信的,似乎是武林的高手,轻功的大家。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