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浆专家难忘怀

20201106期来自:科普时报

苏畅斌

我们128队在研发野生植物碱液处理泥浆的过程中,有一位叫霍墨林的技术员,他在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都为这项创新技术的研发作出了重大贡献。

霍墨林是比我晚一届的中央燃料工业部干部学校的同学,但比我年纪大。解放前,他曾在国民党政府的技术部门任过职;新中国成立后,他出于害怕先是隐瞒了这段历史,后来,迫于压力,主动向组织坦白交代。

由于主动坦白交代清楚,又没有什么罪恶,因此,组织上没有对他作处理,但取消了他的干部资格,把他降为三级工,让他仍留在队上工作。

霍墨林一直在128队工程科工作,他一门心思钻研技术,整天和我们一道搞泥浆测试,是处理一线生产技术问题的一把好手。他为人处世十分低调,长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地工作,在我的印象中,128队几乎没有人对他有政治歧视,大家都很尊重他的为人,敬佩他的技术。霍墨林自己也很自觉,一天到晚就是干活,老老实实,规规矩矩,从不乱讲一句话。他不但工作认真负责,而且技术上颇有创见,全部心思都用在了研究如何提高泥浆处理技术上。他的泥浆处理技术堪称一流,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128队不管是哪一台钻机,无论是在什么样的地层钻进,不论泥浆出了什么样的问题,他只要一赶到现场,马上就手到“病”除。因此,我们大家都离不开他,也非常信任他,尊称他为“泥浆技术员”。

霍墨林和我的关系很好,我俩曾合住一间小房。他家子女多,生活负担很重,靠他每月三十几块钱的基本工资根本不够用。我有心帮他一把,便在考勤时多给他报几天野外出勤天数,这样他就可以多拿一些野外补贴了。

不料,这件事被我们科长发现了,他狠狠地批评了我。我自知做得不对,赶紧自我检讨,不希望把事情闹大殃及霍墨林。幸亏科长自己也想多报一点野外津贴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