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药理学:研究民族医药的新途径

20190607期来自:科普时报

□ 周 丽

民族医药是中华民族长期同疾病作斗争过程中积累的宝贵财富,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和现代卫生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随着现代医学不断发展,很多人开始“眼睛向外”,忽视传统民族医药的巨大价值与作用。为此,国家“十二五”规划提出,要重点开展民族医药的研发和生产,促进民族医药产业发展。

“民族传统药物虽然有较好的疗效,但其作用机理和靶点却并未在现代科技的水平上得以阐明,另外,传统药物是具有多种药理效应的多种化学成分混合物,究竟哪些成分能产生原药物的哪种效应并未得到确证。仅此两点就使得其在采用现代西方医药标准体系的医学领域里寸步难行。”在中南民族大学刘向明教授看来,要进行民族传统药物研究,首先要准确找出限制民族传统药物研究的瓶颈在哪儿。

刘向明教授曾任长江大学预防医学系主任,中南民族大学电信学院党委书记、科研副院长,创办了中南民族大学药学院,并担任首任院长,他组建的中南民族大学民族药物神经药理研究室确立了以反向药理学的模式开展民族传统药物药效物质研究的新思路,并承担了有关民族药物(傣药)药效物质及其作用机理的研究工作。

反向药理学是近年来国际医药研发中出现的一个新兴领域,它以长期用来治疗疾病、表现安全、有效的传统药物作为化合物资源,通过跨学科的探索性研究,整合已证实的临床经验和实验观察,并通过一定的预临床和临床研究,阐明其药理机制和识别相应的有效成分或药效物质,为传统药物的现代临床应用提供科学依据,为传统药物的安全性评估和质量控制奠定基础,为创制新的化学实体药物发现新的先导物。

由传统知识所激发的反向药理学将以往的“实验室-临床”的药物发现过程,颠倒为“临床-实验室”的相反途径。这种研究模式的创新性在于将有生命力的传统知识和现代科学结合起来,能够更快地提供具有更好性能、更安全的先导物。最近几年,那些在长期临床应用中显示出更高功效和较少毒性、副作用的传统植物药,作为发现新的先导物的基础受到了较多的关注和研究。

但是,反向药理学中一直缺少研究框架与可践行的方法学,为了建立新的方法学,刘向明分析提炼出传统药物研发中的关键问题。他认为,与化学实体药物的情形不同,传统药物的药理研究要求在阐明药物的一种药理作用时要确定药物中哪些成分(组合)产生了这种作用;同时,药理作用要通过确定产生它的药效物质来揭示其本质,而药效物质的确定又依赖于药物作用机理的阐明。这既是从药效物质和作用机理二者的相关性来阐明传统药物临床疗效的科学根据的关键问题,也是按照反向药理学研究模式,如何从传统药物获得能体现原药物良好性能的先导物的方法学问题。

刘向明举例说,龙血竭是百合科剑叶龙血树的树脂,也是传统药物中的一味常用药材,具有活血化瘀、消肿止痛等功效,“我们通过反向药理学建立起定量化的传统药物药效物质的现代概念和评价传统药物药效物质中化学成分相互作用类型的数学模型,把对传统药物药效物质基础的探求,转化为传统药物本身的药理效应与其成分(组合)的药理效应之间关系的检测、表达与分析,并由此形成了传统药物药理与物质基础研究的框架,并充分证明了龙血竭的镇痛效应由它的三种成分协同作用产生。”

目前,关于龙血竭的镇痛效应研究己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刘向明团队在龙血竭中找到了对新型镇痛靶点TTX-R钠通道和TRPV1受体具有调制作用的有效成分组合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