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无“虎”秋更美

20190823期来自:湖南日报

都说如今的节气不准。譬如湖南,常常是还未立夏,就已热得人只想“剐皮”;哪怕立秋一两个月后,人们依旧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而位于祖国西北部的北疆,秋季却是如期而至,很守时,甚至有点“着急”。

8月8日立秋,一连几天时阴时雨后,日最高温就由33℃左右降至25℃上下,最低温更是常低于15℃,人们早早地就换上了夹衣。这让来自湖南的我和援疆战友们一下子就体验到了“一城秋雨豆花凉”。

要问在北疆伊犁工作生活了近11个月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我要说最中意这里的西域风光和气候。

且不说去年10月中下旬至今年3月下旬的遍野白雪,也不说那拉提空中草原的大气旷美、赛里木湖的宁静幽蓝,单说即便是夏日,每晚无需风扇、空调便能让人搭上薄被静然入睡,就羡煞了万里之外备受高温煎熬的湖湘亲友们。北疆为何能如此惬意?全因了昼夜十五六摄氏度的温差。

即便是在烈日炎炎之下,除了难忍紫外线的直射,也很难有大汗淋漓;行走在树阴下,立马就能享受到阵阵沁凉,不像大湖南那样,哪怕深夜都是热浪袭人。为何?平均海拔高于湖南千余米,纬度与长沙相差15度,这里的湿度一般在40%左右,远不及湖湘动辄70%以上的湿度。

前几日,我无意间将北疆的一周天气预报截图发在朋友圈,引来家乡圈友们阵阵艳羡,恨不能飞临北疆,避一避秋日里依然逼人的暑气。要知道,家乡湖南如此舒适的温度,得近2个月后才会有。

北疆的“天凉好个秋”会不会只是暂时的,像故乡湖南那样也会有“秋老虎”让人燥热难耐?“我们这里不会有啥秋老虎,夏天已经过完了,热不起来了。”新疆民警阿不力克木告诉我,路边的杨树和对面山上的草坡会慢慢枯黄,到9月中旬,地里的玉米也会收割。

胡天八月即飞雪。8月18日早上外出散步时,无意间发现不远处的山顶上,不知何时已覆上了一层新雪,朝霞映照下,散发着柔柔的白光。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三五援友徜徉在初秋的北疆,满眼都是一日浓似一日的秋色。挂在枝头已近3个月的核桃果渐渐浅黄、起皱,葡萄架上的绿色、紫色、奶白色葡萄散发出阵阵清香;路边的菊苣、大丽花、万寿菊、鱼尾菊开得正艳;民居院墙上的爬山虎还是那么茂密,正缓缓褪去绿色,叶片开始泛红。秋后的西瓜、哈密瓜似乎比盛夏更甜、更蜜;扁扁的蟠桃、熟透的油桃,咬上一口都让人感到透心透肺的酥爽。

夕阳下,哈萨克族大叔赶着成群的牛羊马悠然前行,在透过树叶的霞光照耀下,闪烁着七彩的光晕。

犹记自己去年9月底来疆时的阵阵好奇,转眼已赏尽北疆四季。要问我最留恋什么?我要说,最喜这北疆“善解人意”的气候,最喜北疆这随处可见的雪山草原,最喜这北疆一年四季悠闲踱步的牛羊马,最喜这北疆广阔无垠的大好河山。

这塞外江南姹紫嫣红的宜人秋色,让人流连、让人遐想,亦让人不舍。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