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永恒的童年精神

20190531期来自:湖南日报

谭群

《阳光瀑布》是邓湘子的长篇童年自传。是自传,但并不是简单的回忆与记叙,作者精心思考,深入浅出,有叙述策略,有艺术品质,表达了作者对乡土文化,对童年的理解和思考。作品通过书写留在“我”童年记忆里的“重大事件”,以真切鲜活的童年体验勾勒出一个乡村男孩成长的环境、时代与文化背景,塑造了一个生活在山野乡村而有着敏锐观察与感受力,富有创造力的小男孩形象。

作品开篇即写“我”经历着人生中生与死的重大体验。穿过悠远的时光再现童年,却并不带给人时空的隔膜感。“它越开越快,眼前的马路像风中的布匹一样晃动,我有点眩晕。”“一颗巨大的露水落在我的脖子里,冰凉冰凉……那种冰凉的感觉让我惊叫起来。”作者童年刚接触世界的那种感觉,保存得竟如此完整。作者的视角和童年的视角合二为一,重叠得几乎没有痕迹。这样的表达形成了强烈的牵引力,让读者能完全专注投入地进入故事的情景之中。

“我”生活的小山村是被大自然怀抱的,俯拾皆是大自然的美与生动气息,同时也是被湘楚文化浸染着的。“我”患白喉后,求医无果,却是一位陌生的老人家用土办法治好了;为了让“我”健康成长,爸爸妈妈让“我”拜了石头做亲爹;“我”摔断的小腿用草药治不好,神奇的水师轻而易举地就治好了……关于地域文化如何在作品中体现和处理,作者显然是精心思考过的。精简的笔墨既烘托出浓郁的湘楚文化氛围,又保留了其神秘性和距离感。“我”的童年是有着中国特色的乡村童年。作者本身对乡土,对童年的理解和价值观,构成了他笔下的乡村童年的现代性和永恒性。

在这部作品里,邓湘子保持了他那一以贯之的讲究、节制的语言风格。“我听到了一阵鸟叫,那喧闹的鸟声惊动了南竹的枝叶,露水从高高的竹枝上跌落下来。”“坐在爸爸的肩上,我仿佛在雾海里飘动……”如果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没有体会过这种纯正的汉语言文字所传达出来的美感,没有感受过这种鲜活的童年生命体验,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邓湘子作为中国新乡土儿童文学的代表性人物,乡土与童年始终是其最重要的思想资源和写作资源。在邓湘子诸多表现乡村童年主题的作品中,《阳光瀑布》的创作有着特别的意义。作者第一次完整地直面自己的童年记忆,所有的体验不再移位到另一种情境的叙述里。童年的记忆是每一个作家本身所熟悉的,但将它运用到创作上尤其是长篇的创作上,并不是很好驾驭,稍不留意就与文学的“艺术”相去甚远。唯有在创作上有了很好的累积,对人性有了深刻的洞悉,在艺术观和价值观上有了成熟的思考和独特的见地,才能深入浅出,走向艺术的高度。《阳光瀑布》是邓湘子儿童文学创作重要节点上的一部标志性的作品,是他关于童年价值、关于儿童文学与儿童的关系问题上的一次深刻定位,有着承前启后的重要意义。

“那个过去的男孩从来就不曾离开过我,而我尽管离开家乡走了很远的路,其实却从来没有走出过自己童年生活的村庄。”童年的坐标,成为作者一生的坐标。童年与童年精神永恒的价值和意义,也成为作者不懈追求的价值和意义。

(《阳光瀑布》 邓湘子 著 希望出版社出版)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