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未亮,年味已浓

20190206期来自:湖南日报

湖南日报记者 彭艺

“海涛、海峰,快起床,把细伢子们喊起来,下楼洗漱吃年饭啦!”一声清脆的呼唤声划破了深夜的宁静。衡东县杨梓坪村的彭柏洋,一边给92岁的老母亲穿衣服,一边大声朝着儿孙房门的方向叫道。

大年三十,凌晨五点,窗户外,天还未亮,更深露重;厨房内,灯火通明,香味四溢。

“罗漪,去把火锅开关打开,把昨晚炖好的汤热了。”“谭倩,拿个大碗把肉丸、鱼丸装好和青菜一起先端出去。”彭柏洋的爱人和儿媳们,正为一年里最重要的一顿团年饭忙得不亦乐乎。

年早饭,是一种鲜为人知,但在湖南、湖北部分地区广为存在的新年习俗。当地人称之为“年饭”或“年更饭”。在这些地方,春节团圆饭的时间被安排在除夕的早晨,要赶在天亮前吃完,且吃完前不可开门,以免财气外泄。

关于这种习俗,有传说是以前百姓为躲避地主逼债,过一个安稳的年,特地赶在凌晨团聚。另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过年吃团圆饭不可被打扰,所以要赶早在天亮前关门吃完。

伴随一阵短促的鞭炮声,全家人焚香祭天,祈祷来年风调雨顺、六畜兴旺。庄严肃穆的仪式后,彭柏洋一家人围坐在大桌旁举杯迎接己亥猪年的到来。

彭柏洋和爱人周少元从2000年起,离开老家到长沙谋生计。从最初用扁担挑着干萝卜条、干豆角、干辣椒沿街叫卖,到如今拥有两家“彭柏洋干货行”,奋斗一词在这近20年的光景里展现得淋漓尽致。

“干货最重要的就是品质,我每年的十月到来年的二三月都要去云南玉溪、楚雄、红河收货。”彭柏洋和记者谈道,在云南的几个月里,他总是天不亮就进山里看货,定好货就在当地组织打包分装,忙起来几乎没时间合眼。家里的生意全靠爱人、儿子、儿媳打理。

每逢佳节倍思亲,彭柏洋通常要在除夕前一日才能赶回老家。“在外一待就是三四个月,每到年底就很想回家过年。”

“不过今年生意比较好,我已经定了初五的高铁,接下来还可以再好好忙上一波。”彭柏洋笑着说道,眼中满是对红火日子的希望。

他还告诉记者,自己兄弟五个,除各自搬新家那年,其余每年都是赶回老家陪着老母亲过年。“虽然我们几兄弟有的在外做生意,有的在外当干部,但我们都觉得,和在城市过年比起来,还是回到乡下,一大家子人一起吃年饭更有过年的味道。”

年味就是那浓浓的仪式感,这种仪式感,蕴含在祖母盼着外出追梦的儿孙回家过年的唠叨声里,在子女们打拼一年回老家时大包小包年货里,也在孩子们对放烟花和穿新衣的期盼里,更在一家人早上围坐在桌旁吃团年饭的谈笑声里。

说笑声伴着年饭的香味飘过刚绽出一丝亮光的山村。香味里,充盈着辛劳后的喜悦,欢笑中,有着对未来的预期。

(上接1版②)

竹根潭水系,自207年前进雨水泵站

挂,红创帮帮团、红创读书会、红创产业发展讲坛等党建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在园区企业湖南奥利锌钢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党员带头攻坚克难。208年 2月初,一批城市工地装配式围挡需要在两天内赶制出来,焊工班党员李利云和安装班老党员张德清主动请缨,冲在前面,两天两夜没休息。“公司去年创产值2000多万元,今年预计翻一番。”公司党支部书记、营销总监黄启孝说。

永安街道楠沙社区非公经济联合党支部积极参与小区治理,党支部书记易友贵垫资20多万元改造小区停车位、绿化地,修建娱乐室和健身场所。在他带动下,小区7名党员主动把党组织关系转入联合党支部,参与小区共建。

基层党组织产生“磁吸效应”,激活了城市发展“红色能量”。武陵区在棚改攻坚一线建立临时党支部和党员先锋队,曾创下45天签订征拆协议206户的“武陵速度”。208年,全区预计完成地区生产总值 94亿元,比上年增长8.7%;其中第三产业增加值 67亿元,比上年增长 %。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