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村医”不应只有点赞

20190107期来自:湖南日报

杨玉龙

当今时代,一元钱可以做什么?在浙江建德市乾潭镇梅塘村卫生室,一枚一元硬币既是诊疗费,还是药费、输液费、针灸费、包扎费……73岁的村医吴光潮,在这间乡村卫生室坚守了五十多年,“一块钱看病”的老规矩,从1983年起延续至今。

村医的作用不容小觑。一定程度上而言,这些村医就是农村居民身边的健康“守护神”。从大的方面来讲,村医对于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和社会公平,让农村居民获得便捷、价廉、安全的基本医疗服务具有重要意义;从小处来讲,家门口的村医,能让农村居民一些头疼脑热等小病,不出村就能得到诊治。

吴光潮这位“一元村医”,确实令人心动与点赞。一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据悉,梅塘村卫生室只有他一位医生,除了是医生,老人还承担着护士、针灸师、清洁工、采购等角色,这种坚守一般人很难做到;二是不可思议地保持最低廉的看病成本。“一元看病”的老规矩从1983年起延续至今,确实不容易,但却换来了群众的看病容易,着实让人由衷钦佩。

“一元村医”需要点赞,但也不能仅停留于此。因为吴光潮的背后还有难以纾解的“不如意”。比如,近三年每年这里的就诊人次都突破四千,除了政府补助,吴光潮每年还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几千元补贴卫生室;还如,吴光潮希望“能有愿意在农村扎得住根的年轻人、大学生,继续在这里为老百姓服务”。这两点“不如意”,也反映出农村基层医疗面临的直接问题,一是缺少资金支持;二是后继人才缺乏。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全国医疗服务情况显示,村卫生室减少5846家,乡镇卫生院减少154家。同时,据相关统计,2016年到2018年,村卫生室已经连续两年每年平均减少4000家。此类深层次问题,不能不引起各地高度重视。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和基本体育健身服务。对于农村而言,伴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入推进,发挥好乡村医生医疗保障作用,需要各级在资金投入、政策支持等方面共同发力,让村医全心全意安心从医,而且也应积极解决后继乏人之难,使农村健康服务体系更完善更高效。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