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是女运动员最赚钱的项目

20190813期来自:文萃报

厦门大学篮球队控诉执行教练

8月6日深夜,厦门大学篮球队队员黎伊扬、庄战等在微博上发出了一篇名为 《致公众的一封信》的文章,控诉执行教练林晨耀以公谋私、巨额罚款、随意辱骂球员等“七宗罪”。目前,厦门大学官方已经表态,对事件进行调查。

在《一封信》中,球员们对林晨耀的控诉可谓 “字字血泪”,总结下来,差不多有“七宗罪”。

其一,训练时间安排不合理,导致球员无法保证正常的睡眠和休息时间,干扰了球员正常的大学学习。早上5点多起床训练,下午也要练4个小时,晚上有时要加练到凌晨。林晨耀曾说:“我只管你们训练,不管你们学习。”但林晨耀平时不带队训练,只制定训练时间,训练由另一位教练负责。

其二,随意对球员进行动辄几千元的巨额罚款。作为大学生,球员们没有固定收入,大多数人还处于需要家里经济支持的阶段,很多时候甚至需要借钱去交罚款。而球员对错与否,罚款与否,都是由林晨耀一人说了算。

其三,人身攻击、言语侮辱。作为一名大学篮球教练,林晨耀教练经常口无遮拦,言语狂妄,威胁球员。

其四,自私自利。林晨耀教练不止一次地干扰球员个人意愿,因顾念球队团结及个人隐私,不便过多透露细节。

记者注意到,除了前面四项控诉外,另外三项集中在了“准者体育”品牌上。

在此有必要交代一下林晨耀的个人背景和经历:他曾是CBA职业球员,大部分时间效力于福建男篮。退役后开始在厦门大学担任球队助理教练,并在2016年升为执行教练。与此同时,他也进军“商海”,做体育装备代理和制造的相关工作,并推出了自己的原创品牌“准者”。“准者体育”的主业是为球队、个人消费者提供专业运动装备,经过几年的发展,已具备相当规模,成为2018~19赛季CUBA官方唯一指定装备供应商。

关于“以公谋私”的指控,球员指出林晨耀 “经常利用其教练名号为他的品牌宣传、制造利益。”由于“准者体育”的赞助商背景,林晨耀执教的厦门大学队在第二十一届CUBA东南赛区夺冠后,球队与队员在网上被群众辱骂指责说是金主球队、金主球员,让球员们备受网络舆论压力;此外,未经球员同意擅自利用球员为“准者体育”做训练营宣传,做球鞋代言。

在事件愈演愈烈之际,厦门大学官方及时发声:“目前,学校已成立调查工作组就信中的内容进行调查核实。学校将根据调查结果,依规依纪严肃处理。”

(摘自《扬子晚报》8.9)

“网球项目依然是女运动员能一次性赚数百万美元的最可靠方式。”福布斯网站8月6日公布 “2019年度女运动员收入榜”,美国网球明星小威廉姆斯以2920万美元的总收入领跑,排在第二的也来自网坛——22岁的大坂直美有2430万美元进账。网球项目甚至垄断该榜单前10名,前15名中的网球选手有12位之多。

该榜单统计了2018年6月1日至2019年6月1日之间女运动员的各项收入,包括工资、奖金、代言和出场费等。其中,拥有23个大满贯头衔的小威连续四年占据该榜单头名,她也是本年度唯一跻身全球运动员收入榜前100的女运动员 (位列第63)。大坂直美在去年美网开打前世界排名第19,但一切随着她在决赛中击败小威的难忘胜利而改变。福布斯网站称,“大坂直

美的成就、年龄、技术和多元化特征让其成为商界投资的宠儿。当她在今年澳网再度夺冠后,市场价值得到进一步体现”。位列榜单第3至第9位的分别是:科贝尔、哈勒普、斯蒂芬斯、沃兹尼亚奇、莎拉波娃、普利斯科娃、斯维托丽娜,大威与穆古拉扎并列第10。

“女子运动员由项目不同造成薪酬差距,但网球运动已经证明了自己在运作层面的高水准。”美国商业内幕网分析,尽管男女运动员在低级别网球赛事中的奖金依旧有差异,但四大满贯赛事已实现男女同酬。随着四大满贯赛事的电视转播费用、广告收入和门票收入不断攀升,也让参与其中的男女运动员获益。相对于足篮球项目,网球和高尔夫选手不必穿着统一队服和鞋子,这为她们获取商业代言创造更大空间,甚至可以通过佩戴手表来获取代言费。网球选手不像足篮球运动员有工资保障,只能主要依靠奖金和代言。

在李娜退役之后,中国再也没有女运动员入围福布斯女运动员收入榜前十。李娜曾在2014年位列该榜单第二,仅次于莎拉波娃。

(据中新社 8.9讯)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