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怪石图》的“回家”之路

20190208期来自:文萃报

资料图

邓小平一生中曾召开过两次“不握手”会议:第一次是在解放战争的关键时刻1946年9月10日召开的,第二次是在建设时期的关键时刻1975年3月召开的。回顾这两次会议,对于今天我们的工作也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一次“不握手”会议:

打了胜仗却挨了批

第一次 “不握手”会议是在1946年9月10日召开的。

陇海战役和定陶战役结束后,由于胜利,晋冀鲁豫野战军前线部队中开始滋长一些骄傲自满的情绪,有的指战员也开始不检点,个别部队的斗志有所松懈,军民和官兵的团结也出现了问题。时任晋冀鲁豫野战军政委邓小平感到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已有一定的普遍性,必须开一次整顿纪律、增强斗志的会议。

9月10日这天正好是中秋节,三纵司令员陈锡联、六纵司令员王近山、七纵司令员杨勇接到会议通知后,高高兴兴到司令部开会,他们满以为最近战果不小,开会又逢过节,可以去吃月饼。

没想到会议一开始,邓小平就开宗明义地说:“今天我们把大家请来,不是欢度佳节,庆祝胜利,而是要开一个不握手的会议。我们不要以为打了两个胜仗就沾沾自喜,心满意足,你好我好,什么都好,要更多地想想自己的不足。我们的工作做得怎样,群众纪律怎样?军民、官兵的团结搞得好不好?部队的指挥和战斗作风还存在哪些问题?希望大家就此发言吧。”接着,刘伯承司令员、李达参谋长和张际春副政委先后发言,指出部队中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办法。会议从上午开到中午,又从饭后开到下午一两点。听说敌人五军和十一师逼近了,但就是不散会。

趁着会议休息,陈锡联找到杨勇说:“人贵有自知之明。今天咱俩不做自我批评,恐怕就散不了会!”杨勇也表示了同感,他对陈锡联说:“一会儿我先检讨。”回到会场,杨勇首先发言说:“七纵军民、军政关系不好,仗也打得不好,所有这些我全都负责,我回去好好进行整顿,提高斗志。”陈锡联接着杨勇的话,也在会上作了检查,并说:“三纵发生的问题,全都由我来负责。”

听到这里,邓小平感到会议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和效果,说:“会议就开到这里,现在散会”。几十年后,曾经参加这次“不握手”会议的杨勇这样说道:这次召开的 “不握手”会议,虽然月饼没吃着,但自己所受的教育是终生难忘的。

第二次“不握手”会议:

搞社会主义怎么能等呢?

第二次 “不握手”会议是在1975年3月召开的。当时全国的经济形势非常混乱,国民经济积累下来的问题千头万绪。在众多的严重问题中,铁路问题尤为突出。

2月25日至3月8日,邓小平主持召开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主管工业的书记会议,会议的议题就是解决铁路运输问题。3月5日,邓小平到会讲话。这时,几个省、市、自治区的领导人走上前来,要与邓小平握手。只见邓小平迅速地举起左手在空中摇了摇,对大家说:今天不握手了,因为工业形势很不好,等你们的工作搞上去再握手吧。邓小平的几句话,使大家深受震撼,都怔怔地望着他。

邓小平说:“听说现在有的同志只敢抓革命,不敢抓生产,说什么‘抓革命保险,抓生产危险’。这是大错特错的!”他严厉地说:“现在闹派性已经严重地妨碍我们的大局。要把这个问题摆到全体职工面前,要讲清楚这是大是大非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光解决具体问题不行。”他明确指出:对那些派性严重的人,要进行教育;对那些闹派性的头头,利用派性浑水摸鱼,破坏社会主义秩序,破坏国家经济建设,在混乱中搞投机倒把、升官发财的人,必须严肃处理。邓小平强调:“解决铁路问题的经验,对其他工业部门会有帮助。对于当前存在的问题,要有明确的政策。要从大局出发,解决问题不能拖。拖到哪一年呢?搞社会主义怎么能等呢?”

邓小平的这个讲话对全国的铁路整顿起了重要的指导作用。到4月份,铁路运输严重堵塞的局面基本扭转。

(摘自《人民政协报》刘金田∕文)

2018年11月26日,在香港佳士得“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拍卖专场中,备受关注的苏轼国宝级传世名迹 《枯木怪石图》以4.63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4.1亿元被来自大中华区的收藏机构收藏。更令外界关注的是,这件中国文化史上

“国宝级”的画作,曾流落日本,销声匿迹很久。

《枯木怪石图》辗转流入日本

“《枯木怪石图》据说是苏东坡任徐州知州时画的,”北京故宫博物院专家祝勇说,“再后来,米芾看到了这幅画,用尖笔在后面又写了一首诗。苏米合璧,相信在历史上应该很难再找到第二件这样的作品”。

北洋时期,这幅画与另一幅苏轼作品《潇湘竹石图》共藏于北平古玩店“风雨楼”。后来军阀吴佩孚的秘书长白坚夫把两幅画都买了下来。白坚夫早年留学日本,还娶了个日本太太。这段经历也被认为是他将《枯木怪石图》卖往日本的契机。

1937年,收藏家张葱玉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此卷方(风)雨楼从济宁购得后乃入白坚(夫)手,余曾许以九千金,坚不允,寻携去日本,阿部氏以万余得去。”

阿部房次郎1868年出生于日本滋贺县一个武士门第。很有经商头脑的阿部借着一战的东风,在欧洲承包军需布匹,一跃成为大资本家。在各国出差期间,他接触到了中国绘画,从此开始关注中国艺术品。

中国文物往国内回流

佳士得中国书画部国际资深专家游世勋把找到 《枯木怪石图》称为“天上掉馅饼”。2018年春天,游世勋去日本大阪寻找、征集拍品。佳士得位于日本的一位同事告诉他,有个老先生一直打电话声称自己“有国宝”。

当时谁都没有当回事,结果,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游世勋愣了。双方很快约了见面,来者是阿部房次郎孙子辈的家属。游世勋把这块“馅饼”归功于先前对日本藤田美术馆私人珍藏的成功拍卖。“那次拍卖影响很大。尤其在日本的反响很大。”动辄过亿的高价触动了日本收藏者的神经,越来越多日本收藏家正在打开自家的藏宝阁,市场上甚至出现“日本收藏家抛售中国文物”的说法。

专家分析原因称,经济衰退迫使一部分人开始出货,也因为西方文化的渗透,日本人开始转向收藏西方艺术品,同时抛售中国艺术品。

而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崛起,中国文物的流向,来了个180度大转弯,重新往国内回流。只是,与百十年前相比,价格翻了不知多少倍。

(摘自《看天下》陈光 毛晨钰/文)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