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半世纪寻子终获团圆

20180220期来自:文萃报

找到三儿子!50年来,四川泸县方洞镇的艾秀平每天都想这件事。直到日前,艾秀平母子终于团聚,成为四川公安打拐史上失散时间最长的一次重逢。团圆的路很漫长,跨越半个世纪的团聚,是奇迹,更是坚守的力量和不灭的希望。

丢了的“老三”

1968年9月18日下午2点,四川内江壕子口火车站。带孩子走完亲戚的艾秀平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抱着9个月大的老三,身后跟着老二,准备赶火车回泸县。

一个衣衫破旧的小姑娘一直热情地跟在旁边,不时出手帮忙。后来老二要上厕所,小姑娘就提出帮着抱老三。“我担心厕所里又挤又臭,就交给她了。等再出来,人就不见了……”这段往事,艾秀平这辈子已经讲过无数次,讲一次,哭一次。

一家人用尽了一切能想的办法寻找老三,但丝毫没有音讯。2014年,84岁的老伴带着永远的遗憾离开了人世。艾秀平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他不回家,我不敢死。”她曾这样对儿女们说。

“听说公安可以‘比血认亲’,电视上那么多丢了的都找回来了,万一三叔也在找我们呢?”2017年7月,大孙女曾淑秀陪着大病未愈的奶奶,去泸县公安局采集了血样。

“找孩子的人”

距艾秀平家约70公里的内江市,81岁的父亲黄贤忠也在苦苦寻找丢失的孩子。

1971年9月的一天,黄贤忠的母亲带着3个月大的孙子在家门口晒太阳。婴儿有些感冒,老人准备进屋拿药,一个小姑娘自告奋勇提出帮忙。等老母亲出来,孩子已经被抱走了。

全家找遍了路口、车站,都没有踪影。当过兵的黄贤忠再也绷不住了,站在街头,哭得撕心裂肺。江津、永川、资中……他到处寻找。后来,人们不知道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的名字,只管他叫“找孩子的人”。

半百男儿不知身世

就在艾秀平、黄贤忠苦苦寻找孩子的同时,距内江市区30公里的资中县太平镇,一个名叫杨荣的男婴正一天天长大。

太平镇地处偏僻,杨家也并不富裕。为了供杨荣读书,家里倾尽了全力。小时候,杨荣曾在同学中听过一些关于自己身世的传言,但他从没问过父母。“我要是去问他们,是多大的伤害啊。”

杨荣没有辜负含辛茹苦的养育,高中毕业后,他考上军校,进入部队,到2017年转业时,已成长为一名副团级干部。如今,杨荣和妻子生活在内江市区,衣食无忧,女儿已经大三。如果没有2017年8月31日的那通电话,或许,他的人生将永远如此平静。

天上掉下个“父亲”

拨通杨荣电话的是黄贤忠。这些年,他一直都在打听儿子的消息,而关于杨荣的许多传言,与他丢失的老三较为吻合。

见面那天,老人抱着杨荣失声痛哭,断定这就是自己丢失的老三。但是,要证明亲缘关系,还得有科学依据。9月4日,这对相认的“父子”一起到内江市公安局采血,进行 DNA比对。结果出乎意料——没有比中。

送走落寞的老人,杨荣的生活再次归于平静。然而,就在十多天后,他再次接到公安局的电话,通过全国公安打拐DNA数据库的盲比,他竟与一位泸县的母亲单亲比中!这位母亲,就是艾秀平。随后,通过走访、核查,公安机关采集了艾秀平大儿子的血样进行进一步比对。2018年1月初,好消息传来,艾秀平苦苦寻找的儿子,终于找到了。

迟来50年的团聚

1月21日,在民警护送下,杨荣带着妻子和女儿,从内江出发,奔向母亲。这段相距不过100公里的路,却将母子俩阻隔了整整半个世纪。

当儿子在人们的簇拥中出现在她眼前时,老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她将瘦弱的身体深深地埋进儿子的胸口……

那天,全家40多人一起拍了一张全家福,杨荣和母亲坐在正中。他说,此生不会再错过母亲生命里的任何一天。(摘自《新华每日电讯》2.9)

欢迎直接扫码订阅本报

责编:范莉娜 美编:汪菲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