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证记载远去的西门渡口

20191130期来自:临汾日报

本报记者张春茂文

\

在尧都区贾

得乡柴村村民段如义家中,保存了两张上世纪70年代的“临汾西门渡口渡河证”,这两张小小的渡河证见证了临汾曾经的过往岁月,也见证了临汾翻天覆地的变化。段如义家的渡河证有两张,均为表格形式的纸片,表格系打印,一证一张表格。表格最上端写有“临汾西门渡口渡河证”,右侧为“凭票过渡”,左侧为“只限一次”,中间有“桥期手推空、自行车;船期单行人、过羊”等文字,下边显示收费金额“五分”。表格最下边有紫色印上的时间“1970年3月10日”。在渡河证上还有圆形紫色的印章,印章上的文字为“临汾县西门

渡口”。

“在别人看来,这就是一张废纸片,没有一点价值,但是孩子们告诉我,一张小小的纸片上承载着过往的岁月,记载了临汾西门渡口的历史,也见证了临汾城市的建设发展和变迁。”段如义介绍,“这两张渡河证是儿子段延峰细心保存下来的,他希望能留作纪念,让身边的人了解临汾西门渡口一段远去的岁月和历史。”

段如义姥姥家在河西金殿镇兰村,小时候他曾陪母亲一起渡河去姥姥家。当时渡河分为平时的浮桥过河和汛期乘小舟摆渡两种方式。段如义介绍,当时的浮桥是在以船为支撑的基础上由木板铺设而成,船分为木船和钢船,用钢丝缆绳拴在一起,走上去一步三颤,感觉像现在景点的浮桥。汛期河水大涨,浮桥上无法通行,只能坐船摆渡到对岸。

如今,彩虹桥气势如虹,横跨汾河东西两岸,不仅是连接两岸的交通大桥,也是设计独特、美丽壮观的景观大桥,方便群众来往通行。还有带有临汾地域和文化特色的锣鼓大桥,不仅内涵丰富、桥面宽阔,而且展示了临汾的形象和城市面貌。另外,还有南外环汾河大桥等,这些大桥的建设,大大方便了汾河两岸的群众出行。

“时光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是现在回忆起来还是满满的幸福,临汾西门渡口的历史永远难以抹去。”段如义说,“汾河是山西的母亲河,历史上有许多有名的渡口,如今还能被人们记忆起来的渡口已经不多了,这张小小的渡河证是对临汾西门渡口的名称和历史的最好见证。”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