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煤炭”讲述我市煤炭工业变迁史

20190831期来自:临汾日报

— —

□ 本报记者 刘 超

从“轱辘提升、人畜拉运”,到现代化生产;从90余座煤矿、年产能20余万吨,到128座煤矿、年产能超过1亿吨;从平均单井年生产能力1万吨到100万吨以上;从生产条件简陋的小煤窑,到部级质量标准化矿井;从百万吨死亡率5人左右降低到0.05人;从受人歧视的“煤黑子”,到待遇优厚的“煤靓仔”……近日,记者在市煤炭工业协会,聆听“老煤炭”张家祯讲述了我市煤炭工业的变迁史。

初见张家祯,花白的头发、瘦高的身材、炯炯有神的眼睛、中气十足的话语让人很难想象他已是古稀之年。

从热爱出发,从基层做起。几十年来,张家祯做过工人、当过矿长、任过局长,对我市煤炭工业发展了若指掌。现已退休十余年的他,仍担任着市煤炭工业协会会长职务,为煤炭工业奔波着。

“煤炭工业是临汾经济的支柱产业,占到全市经济总量的60%以上,其位置举足轻重。临汾煤炭工业由来已久,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就有了,主要以开采露头煤为主。要说巨变,得从新中国成立后说起,那可是天翻地覆的变化。”谈起煤炭发展历程,张家祯如数家珍。

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市煤矿90余座,产量20余万吨,多数煤矿采用油灯照明、大锤钢钎破煤、人工和畜力拉运、自然通风、以掘代采的方式开采煤炭资源,工人体力消耗大、工作环境差、生产效率低、安全无保障。人们戏称煤炭工人是“四块石头夹一块肉的‘煤黑子’”,行业歧视普遍存在。

改革开放后,受“有水快流”的影响,全市煤矿遍地开花,到1997年,煤矿总数发展到1700多座,原煤产量2450万吨。但是,我市煤炭工业平均单井年生产能力不足2万吨,年产能力在45万吨以上的矿井仅有一座,大部分煤矿年产能力都在6万吨以下,我市煤炭工业小而全、多而散、安全状况差、资源浪费等情况严重。同时,由于我市煤炭资源丰富、埋藏浅、易开采,受利益驱动,私挖滥采现象曾一度泛滥、屡禁不止,最多时达到了500余座,不仅破坏了资源、污染了环境,而且扰乱了煤炭市场秩序。

“问题是发展的风向标,只有解决问题才能真正发展。”回顾70年来煤炭工业的发展历程,张家祯说,“八个方面的重大举措让煤炭工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万丈高楼平地起,打好基础是关键。”张家祯说,我市煤炭工业的变革,要从实施矿井扩建改造和环节补套工程开始。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家、省、市先后投资20余亿元,对乡宁县台头煤矿、翼城县牢寨煤矿、尧都区豁口煤矿等100多家煤炭企业进行扩建和技术改造,通过十多年的建设,使这些企业的装备水平、生产能力大幅提升,成为全市煤炭工业的骨干矿井,为全市煤炭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安全生产是生产力发展的基本保证。”张家祯说,第二大变革就是开展矿井通风质量大会战。为了改变煤矿瓦斯事故多发的状况,从1997年起,全市打响了一场以“消灭瓦斯、煤尘”为主的通风质量大会战,先后投资3亿余元,完善通风系统,提高矿井通风能力,增加洒水灭尘装置,健全了“一通三防”各项制度。2005年,全市通风质量合格率达到了100%,309座煤矿建成通风质量标准化矿井,一级通风质量标准化矿井更是高达123座。

“产能过剩使得煤炭工业供过于求,要想发展必须压减产能。”张家祯说,由于煤矿盲目发展和低水平重复建设,临汾煤矿企业数量多达1700多家,产能过剩、价格下滑、“三角债”困扰,多数煤矿亏损严重。1999年初,按照国务院“关于关闭非法和布局不合理煤矿”的通知,我市第三大变革——“关井压产”工作轰轰烈烈地启动了。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关闭有证煤矿425座,取缔私开煤矿475座。临汾“关井压产”工作走在了全国前列,国家煤炭工业局和省委、省政府在我市召开关井压产现场会,推广临汾经验。在此后的几年中,全市关井压产力度不减,到2007年,全市煤矿总数压减到392座,煤炭产业结构和布局得到合理优化。

“唯有真改革才能带来真发展。”张家祯说,长久以来,我市持续推行采煤方法改革策略。针对采煤方法落后的实际,多年来,市政府采取加大投资、参观学习、引进人才等办法,鼓励煤矿进行采煤方法改革,这一措施是我市启动的第四大变革。到2008年,全市消灭了落后的采煤方法,实现综采工作面24个、高档普采工作面30个、长壁炮采工作面332个,生产效率大幅提升,资源回收率更是从30%左右上升到60%以上。

“质量标准化和文明建设对促进和提升煤炭工业发展水平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张家祯说,狠抓矿井质量标准化和文明建设是我市推出的一项长久性举措。第五大变革中,煤炭企业大力提高装备水平,不断向生产管理的机械化、智能化、信息化发展,并向全国招聘高端人才,实现企业管理的全面提质升级。目前,全市所有生产矿井均建成部级质量标准化矿井,多数企业实现了国家级质量认证,乡宁焦煤集团、蒲县宏源集团等20多家企业被评为国家AAA级信用企业;12座煤矿被授予国家“双十佳”矿井。

“一‘煤’独大,很可能出现因‘煤’而弱的情况。”张家祯说,调整产业结构发展多种经营,是煤炭工业必须迈出的一步。为了改变一煤独大的局面,我市第六大变革启动了,提出了“三个转变”——由原煤生产型向加工转化型转变;由单一产品向多元化生产转变;由初级产品向最终产品转变。现在,乡宁县实现了全县原煤不出境,长咀湾煤矿在原煤生产的基础上,延伸出洗煤、发电、焦化等产业,更扩张到农副产品加工、旅游等产业。煤炭工业的“黑”正逐步转变为“绿色”“红色”“彩色”……

“煤炭行业长期存在着‘多、小、散、乱、差’的情况,随之带来的资源浪费、生态环境破坏和安全事故频发等问题严重制约着煤炭经济的健康发展。”张家祯说,近年来,在省政府的大力推动下,我市拉开了第七大变革——煤炭整合重组的大幕。全市从392座煤矿,整合到了128座。整合重组后,煤炭年产能达到了一亿吨以上,机械化程度最高达到100%,煤矿工人的劳动强度也大幅降低,生产效率和资源回收也急剧提升,平均单井年生产能力达到100万吨以上……

“履行社会责任是煤炭工业应有的担当。”张家祯说,第八大变革要从鼓励煤炭企业回馈社会,努力为当地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农村扶贫开发等作贡献说起。据不完全统计,多年来,全市煤炭企业支出10亿余元帮助当地乡镇、村庄修路、兴办水利、开办学校、投资新农村建设……这些煤炭贡献收到了较好的社会效益。

“现如今,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