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儿方知父母恩

20190826期来自:亳州晚报

◎黄廷付

昨晚一觉醒来已是子夜时分,习惯性地起来看看孩子睡着后,有没有蹬被子。回到自己床上打算继续睡时,忍不住又打开手机,偷瞄一眼,发现还有几个夜猫子没休息。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一哥们儿和我一样,半夜三更醒来给孩子喂奶粉。末了他还来了一句:“养儿方知父母恩啊!”就是这句话,一下子赶走了我的睡意,把我的思绪瞬间带回到几十年前。

那时候我们住的还是土坯房子,家里只有一张大床,还是父母结婚时的那张床。四个小孩都和父母挤在一起睡,晚上不是这个哭就是那个闹的。父母总是不辞辛苦地起来喂这个孩子喝水,给那个孩子吃奶。特别是冬天的夜晚,父母最担心的还是我们晚上尿床。毕竟那时候家里仅有三床棉被,铺一床,盖两床,如果被我们尿湿了,连个换的干被褥都没有。所以父亲的角色就更重要了,他常常在深夜里不管多冷,都要把我们一一抱起来,把我们撒尿。然而,我们还是会有那么一两次,把床给尿湿。那是一个下着大雪的冬夜,我由于睡前稀饭喝多了,就尿了床。父亲把我推醒,样子显得有些生气:“光儿,你看看床上都发水了,大家今晚都要跟着你遭罪了。”说完这话,父亲又赶紧去拿来烂被单子破衣服啥的,垫在被我尿湿的地方。然后父亲让我睡在干的地方,他就睡在我刚才尿湿的地方。

那晚之后,我学会了一首童谣:尿床精,扒床撑,半夜起来数星星。老天爷,咋不明,宝宝的屁股欺生疼。

从那天起,弟弟妹妹常常在吃饭的时候,唱起这首童谣,他们边唱还边嬉笑地看着我。每当这时候,我都会像做错了事一样,羞得把头深深地埋在碗底。

第二年冬天,收了棉花,家里多了两床被子。父亲干脆带着我和弟弟,把被子铺在喂牛用的草窝子上面。你还别说,那里软软的,睡起来真是特别温暖。但父亲依然会在半夜起来,点起煤油灯,抱着我们去撒尿。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我读小学。

我小时候睡觉不老实,总是喜欢蹬被子,父亲不知道一夜要起来几回,给我盖被子。父亲说他每一次醒来都发现我把被子蹬掉了,一个人缩在墙角睡。终于有一次,我冻感冒发烧了。父亲在深夜里去找来村里的赤脚医生,给我打针。那个老医生离开时,对我父亲说:“可能是床铺下面的麦草热气太大了,孩子才会不停地蹬被子。”陷入自责的父亲,把我们抱在母亲的床上,让我们继续睡。他则连夜找了几块木板,两头和中间用土坯垫起来,再在木板上面铺了一层麦草,最后他又把被子铺在那层麦草上面,这回真有些床的感觉了。从那以后,我们很久都没有再蹬被子,而那张“床”一直到新房盖好,才被拆掉。

时光飞转,眨眼间就过去了很多年,父亲离开我们也已经整整十八年了。现在母亲一个人带着弟弟的孩子,守着老家的新楼房。我猜想,母亲夜里醒来后,一定会起来给小孙子把尿水,或是给小孙子盖被子吧!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