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真卿

20201108期来自:海南日报

书法三境界

文艺随笔

■程应峰

唐代中期杰出的政治家、书法家颜真卿,所创立的“颜体”楷书与赵孟頫、柳公权、欧阳询并称“楷书四大家”,和柳公权合称“颜筋柳骨”。他的楷书雄秀端庄,结字由初唐的瘦长变为方形,方中见圆,具有向心力;用笔浑厚强劲,善用中锋笔法,饶有筋骨,亦有锋芒,一般横画略细,竖画、点、撇与捺略粗,大气磅礴,多力筋骨,具有盛唐的气象。他的行草,遒劲有力、真情流露,结构沉着,点画飞扬,在王派之后为行草书别开生面。他的行书遒劲郁勃,体现了大唐帝国繁盛的风度,与其高尚的人格契合,是书法美与人格美完美结合的范例,被后世誉为“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秉性正直,笃实纯厚,不阿谀权贵,不曲意媚上,刚正有气节,以义烈闻名于时,最终以死明志。

他五十岁以前的书法历练,初步确立了“颜体”面目,此第一境。张旭曾考问颜氏十二笔意,颜真卿或以张旭传教所得,或以自己攻习所悟,对答如流,志在“齐于古人”。以故,张旭一再授其笔法,让颜真卿有了底气:“自此得攻书之妙,真草自知可成矣。”这一时期,颜真卿追求用笔沉着、雄毅,以健力立骨体,敷之以厚肉;结体上整密、端庄、深稳,由瘦长型变为方正形;在谋局上减少字与字、行与行间的空白而趋茂密。“点画皆有筋骨”,可谓“雄”中有“媚”,其“劲险之状,明利媚好”。直到“安史之乱”,颜真卿投身于金戈铁马的战事中,无暇顾及笔砚艺事。

从五十岁至六十五岁,“颜体”形神兼具,已趋成熟,此第二境。经历了“安史之乱”的动荡,加上其后接二连三地被黜,使他一次又一次拓展了心灵的空间;从书生到斗士到统帅,从立朝到外黜到立朝,生活方式频繁转换,人生体验多样化,艺术体味也就更为深刻。颜真卿将前期的“颜体”反复锤炼,炼形炼神,从而神形兼备,终至成熟。他加强了腕力,中锋运行,取篆籀方法,圆转藏锋,如印印泥。笔画形成或是蚕头燕尾之状,或是弓弩蓄势之形。笔画之间采取横细竖粗的对比错综方法。在钩末、捺末挑踢出尖锋,耀其精神。其捺笔表现出一波三折的节奏。其直钩、平钩、斜钩,饱满取势,弯度均匀,圆劲有力。其折笔则提笔暗转,形成斜面折下,以“折钗股”拟之。从结体上,方正端庄,稳健厚重,中宫宽绰,四周形密,不以重心欹侧取势,不以左紧右松取妍,而像篆隶以对称的正面形象示人。在布白上,字间栉比,行间茂密,以形密取气势,不以疏宕取秀逸。至此境界,颜真卿一扫初唐以来的楷书风貌:前者侧,后者正;前者妍,后者壮;前者雅,后者直;前者瘦,后者肥;前者法度深藏,后者有法可循;前者润色开花,后者元气淋漓。可谓“变法出新意,雄魂铸‘颜体’”。

颜真卿六十五岁以后,其书法火候老到,由成熟而神奇,此第三境。于他而言,这以后的书法,一日有一日之进境,一碑有一碑之异彩。在老辣中富有新鲜活泼的生机,在疏淡中显示质朴茂密的风神,在笔锋得意处显现功力的炉火纯青,在圆润丰腴中透露自己的豪迈气度。可谓从心所欲,不逾矩。在生命与书艺的反省中,他得以彻悟,将生命哲学与书艺哲学打通,在其点捺撇画中既留着生活的血泪斑驳,又在笔墨的动势中洋溢着生命的颂歌;既在线条的起落移动中灌注一腔豪情,又在栉比鳞次的布白中激射人格光辉。至此境界,其书如老枿枯林,却有浓花嫩蕊,一本怒生,万枝争发,生机盎然。

颜真卿书法,既映现了他在不同人生阶段展现的笔墨技艺,也折射了他在人生进程中的立世为人之境。这缘于书法也缘于生活的三重境界,是身体力行、立德修身、风节无比、励志人生的样板,足以予后人诸多有益的启示。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