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有佳味

20201108期来自:海南日报

风物写意

■王吴军

说起吃鹅,我一直想说四个字:“鹅有佳味”。其实,说到吃鹅,不能不说地处我国南方的广东和海南。这两个地方的人在吃鹅这方面颇具智慧,他们把鹅做成烧鹅、卤鹅、大鹅煲,味道鲜美,令人吃了还想吃,真是不简单,也真是合了我说的“鹅有佳味”这四个字。

不过,曹雪芹在《红楼梦》一书里也写到了贾家吃鹅的情景。《红楼梦》一书里的贾家住在长安,有人考证说其实是北京,不论是长安还是北京,总之不是南方,而是北方。贾家也吃鹅,可见不只是南方人才吃鹅,北方人也是吃鹅的。在《红楼梦》里,写到了鹅肉鹅油,张爱玲认为这是古人的遗风。也就是说,北方人吃鹅也是很有历史渊源的。

在施耐庵写的《水浒传》一书中,写到吃的总是非常朴素的,没有曹雪芹在《红楼梦》一书中写得那么花哨和细致,而且,《水浒传》一书里写到吃的做法也很是简单,甚至只要煮熟了就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比如《水浒传》中“花糕也似的好肥肉”就算是对牛肉的细致描写了,在《水浒传》中,吃的写法通常只是“二斤熟牛肉”而已。不过,《水浒传》第三十回里写到武松吃鹅的情景,却是非常诱人食欲的。当时,武松因为帮助施恩醉打了蒋门神之后遭人陷害而又遭发配,施恩就挂了两只蒸鹅在武松的行枷上,于是,“武松右手却吃钉住在行枷上,左手却散着。武松就枷上取下那熟鹅来只顾自吃,也不睬那两个公人;又行了四五里路,再把这只熟鹅除来右手扯着,把左手撕来只顾自吃;行不过五里路,把这两只熟鹅都吃尽了。”每读《水浒传》到了此处,都会让人馋得直咽口水。

看来,食物是否精美并不重要,吃得香才是最重要的。因此,看了《水浒传》一书中武松吃鹅的这一段描写,除了眼馋,心中还会想:武松那么神勇,是不是吃了熟鹅的缘故?武松不到五里路的光景,就吃了两只鹅,吃得快,吃得多,吃得香。武松这个快意恩仇的英雄,吃了两只鹅以后,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留下了一段传奇。

其实,从《水浒传》一书中还可以看到,宋朝人常常吃鹅,特别是常常吃肥鹅。鲁智深大闹桃花村前,吃的也是鹅。此外,像赵员外那样的文人,家中备的饭菜除了鲜鱼、嫩鸡之外,也有酿鹅。从当时的人们常常吃鹅来看,那时的生态环境是很不错的,山清水秀,草多水多,养的鹅多,鹅就成了当时人们经常吃的一种食品。

西方人也吃鹅。《福尔摩斯探案》里有一个故事,是圣诞节前夕,华生拣了某位先生慌慌张张掉下的帽子和一只大鹅。根据西方史书记载,以前,西方的圣诞节和感恩节都吃烤鹅,后来有了火鸡,就改吃火鸡了。现在,大概西方只有法国人吃肥鹅肝酱了。只是,鹅肝酱太贵,法国人又非常高傲,做鹅肝酱的手艺一概不外传。因此,大多数人吃不到正宗的鹅肝酱,或者吃不起正宗的鹅肝酱。

要说起来,吃鹅之风在中国历史上真的曾经非常盛行,北魏的贾思勰在他的《齐民要术》中就有吃鹅的记载。唐宋时期,鹅就已经普遍食用了。明朝文人王世贞在他的《觚不觚录》中曾记载,他老爸以御史的身份回归故里,有一次请巡按吃饭,十几种菜肴里有一只“子鹅”,“必去其首尾而以鸡首尾盖之……”可见,明朝人依然喜欢吃鹅。一直到清朝,吃鹅之风才衰减下来。

鹅有佳味。鹅肉的味道品起来甚美,令人食之难忘。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