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朋友

20191124期来自:海南日报

诗路花语

岁月山河

最先一两声,然后

是一大片,当鸟语啾开晨雾熹微的曦光,照见山河

和树木的朦胧哦,又一个爽朗的早晨

早安,小鸟!露水过滤的空气

多么新鲜。阳台上的花朵抖落尘土、疲惫

绽放激情洋溢的神采新的一天开始了

沐浴早晨的第一缕朝晖我触摸天空

比一只飞翔中的鸟儿更加舒展、惬意

哦,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早安,朋友!

■崽崽

我经常乘公共汽车,车上无聊便自作智力游戏,比如判断某位刚上车的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这在从前不是难事,因为出门,人在陌生地不免有点恓惶,而且本岛东部人外型线条较柔顺些,西部人则粗犷些等等。现在我的判断全乱了套。一些女人上得车来,我左瞅右瞧:外地人!没一会老妪与人打招呼,说的海口话;内地人哪怕学得很准的本地发音,不大可能说出如此地道的海口老城韵味。老人都难于断定,更别说奔走四方的青年人了。我的智力游戏常常不及格。

公交车如此,小区里亦常常这样。我住的小区里有一个女孩,普通话说得抑扬顿挫滴溜溜地转,我一向以为她是内地人。不料一天她操起本地文昌话来,那个乡音真是好得溜溜的不能掺假。更让我摸不着头脑的是我邻居楼下大婶的女婿,无论从哪方面看北方人无疑。一天一起下楼,我问他哪方人氏,他回答说咱是府城人呀。我表示怀疑,他说,我在海南卷烟厂长大的。我说你说句咱本地话我听听。他的海口话全不着调,我笑了。

海口人的饮食也起了变化。我们说起即食指大动、两颊生香的五花肉焖咸红鱼,现在只有上了年纪的人留心了,起码我家的儿子是无兴趣的,孙女更是不肯举箸,他们不承认那种味道是香味,他们宁肯去吃海底捞。名不见经传的海南美食却开始走向四方。我没有听说哪位外地人嫌海南粉不好吃的;各地都有卖文昌鸡,汕头也有,那边亲戚告诉我,他们那边的文昌鸡不好吃,来海南才能吃到好吃的。每次回汕,我只好带文昌鸡去,连汁带水的很不方便。但每回都得遵令带去——担心人家会因为吃不到真正的海南文昌鸡而失望。近年又出来咸水鸭,我又得遵令,文昌鸡和咸水鸭,都要带上,一样都不能缺。

都说食在广州,其实真正的美食之乡是汕头,汕头的小食遍地开花,他们的大排档更像春天的花园。可是汕头人到了海南,兴奋不已,觉着什么都好吃,猪肉好吃,焖猪脚更是惊叹,再平凡不过的清补凉也能叫人好奇:为什么叫清补凉?为什么叫清补凉?这么好吃!上个月在大连,我竟然看到大街上有广告:海南文昌鸡,海南咸水鸭;下边还有联系电话……

所有这一切,全赖于现代强大的文化交流、资讯与物流等等。地球成了一个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咱就在一个村里,我住你家隔壁呢!

■方世国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