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们的70年春节记忆

20190207期来自:海南日报

大年三十,中国柔道队仍在北京奥体中心挥汗如雨地训练。根据计划,这个春节他们只在5日(大年初一)下午放假,6日出发前往法国参加9日开赛的巴黎大满贯赛。

对很多运动员来说,这样的春节记忆并不鲜见。常年在外训练比赛的平昌冬奥会冠军武大靖就表示,自己已经超过十年没有在家过春节,陪父母过个春节吃顿团圆饭成了“最幸福也最奢求的一件事”。

当然,没有比赛任务的时候,运动员们也能有些假期。在79岁的国家级武术裁判马春喜的记忆中,从1978年进入河南省武术队当教练,到1999年退休,20多年时间里,每年的春节一般只能休息一两天,其他时间基本都在训练,“改革开放初期,条件很艰苦,没有专门的练武场地,就在体育局的院子里扫出一片地,还没有硬化,全是泥土地,练几个小时下来,浑身都是土”。

虽然那个时候条件艰苦,但只是相对如今现代化的训练条件而言。马春喜清晰记得1948年开封刚解放的时候,一家人跟着祖父在大相国寺门前卖艺。“新中国成立前,祖父和父亲就是靠街头卖艺营生的,为了糊口,吃尽了苦头。”马春喜说,虽然五代习武,但直到她这一辈才真正有机会将中华武术发扬光大,体育局院子里的那块土地,就是让梦想开花的沃土。

1953年,马春喜参加第一届全国民族形式体育表演及竞赛大会(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前身),并获金牌,就此走上传承中华武术道路。几十年来她已桃李满天下,“我这一辈子就干武术这一件事,真是赶上了好时候,获得了太多尊重,这是我街头卖艺的祖父和父亲梦寐以求的事情。”马春喜说。

从70年前春节吃一顿饱饭就满足,到后来春节“忙并快乐着”的教练生涯,再到如今带领“民喜健身团”排练武术节目,参加正月十二在郑州举办的“中原大舞台”,马春喜的春节记忆见证着中国体育丰富的发展脉络。

从1980年开始,中国体育人的春节记忆里多了一重“冬奥概念”。

众所周知,冬奥会向来在2月举行,时间恰好和中国的新春佳节重合。从1980年普莱西德湖冬奥会开始,中国代表团参加了11届冬奥会,其中有5届是在春节前开幕,最晚的一次也在元宵节(正月十五)之前。

虽然这意味着运动员、教练员们要在异国他乡过春节,但对冬季项目运动员、教练员来说,在国外过春节其实早已家常便饭。参加过三届冬奥会、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为中国实现雪上项目奖牌“零的突破”的徐囡囡说:“我们那会国内比赛还较少,基本都是参加国际比赛。由于很多国家都过圣诞节,我们的春节正好是他们刚结束圣诞假期、比赛最多的时间段。”

但每逢冬奥年都成徐囡囡记忆中最有“年味”的年份。“一般如果年三十在冬奥会期间,奥运代表团驻地都会举行庆祝仪式,没有比赛任务的运动员会在一起包饺子,这也是我冬奥会期间最温暖的记忆。”徐囡囡说。

说起自己拿到冬奥会银牌的那个春节,徐囡囡坦言,那年春节比较早,自己又在冬奥会前的训练中严重受伤,已经不记得是怎么过的。但就在那个“忘却的春节”之后,当时只有18岁的徐囡囡不仅奇迹般伤愈复出,还为中国队实现了历史突破,成了春节“话题人物”。

事实上,对更多中国人而言,几乎每届冬奥会都能给新年增加更多“热闹”和“年味”,也平添无数特殊记忆。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在腊月二十九(2月12日)开幕,那届冬奥会也是中国代表团的高光时刻,申雪/赵宏博终于圆梦、周洋单骑闯关、王濛勇夺三金……一幕幕经典场景既成为中国体育史上永恒的画面,也着实让体育在新年里“风光”了一把。

b

那些关于冬奥的“特殊记忆”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