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一个“无鞭炮”春节 让年味儿更“清新”

20190209期来自:南宁日报

新华社记者 秦 婧

“爆竹声声辞旧岁”是中国人千百年来的迎新习俗,是记忆里“年的味道”。但近年来,为改善空气质量,春节期间不燃放烟花爆竹成了更多人的选择。

“虽然过年燃放烟花爆竹会增添节日气氛,但同时存在着安全隐患,也会产生空气污染问题。所以我觉得应该转变观念,用更健康、更文明的方式过年。”28岁的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居民田宇认为,新时代新风尚,如今过年与放鞭炮已无必然联系。

近年来,为防治大气污染、减少安全事故隐患,全国各地逐步加大对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的管控力度,纷纷推出禁放、限放措施,取得了明显效果。

如饱受雾霾问题困扰的河北石家庄,今年就对烟花爆竹的禁放、限放做了明确规定。规定主城区东至东三环路,西至西三环路,南至南三环路,北至古城路以内区域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正定县、鹿泉区等建成区全年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今年从除夕到初一,没听见什么炮声,耳根子特别清净。”68岁的石家庄市裕华区居民李秀珍说,自己支持“禁放令”,因为一家人高高兴兴团聚才是春节最重要的意义。

伴随着城市人口增长和机动车数量增大,燃放烟花爆竹空间更加狭小、对空气质量影响更加明显。面对时不时的雾霾天气,不放鞭炮、清新过年成了更多人的选择。

没有烟花爆竹不代表无年味。春节期间,石家庄市组织安排了鼓乐文化邀请展演、动漫表演秀、非遗项目巡游活动、新春书画展等诸多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赋予了春节更多现代气息,让年味儿更浓。

在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正定,多个景点推出了系列年味主题活动:荣国府里的“元妃省亲”“刘姥姥进大观园”“红楼灯谜大家猜”“占花名”等;赵云庙里的常山战鼓表演;天宁寺、开元寺、广惠寺里的福满正定、绕塔祈福等,让市民们尽享浓浓年味。

除河北石家庄外,河北省包括辛集、定州在内的多个地市均出台了烟花爆竹禁放限放政策。“过年放烟花爆竹就是图个吉利,却加重了空气污染问题,这就得不偿失了。”邢台市民刘丹说,禁放烟花爆竹可以让春节少一份“烟味”,多一份“清新”。 (新华社石家庄2月8日电)

新春时节传来喜讯:新脱贫户马么乃家的一只“扶贫牛”诞下三只壮实的牛犊。这让马么乃高兴得合不拢嘴,喜讯也很快传遍整个村庄。

马么乃家位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甘肃省脱贫攻坚的重点县。前几年,马么乃一家是建档立卡贫困户。

“俗话说:雌牛生雌牛,三年五头牛。”邻居马进良是村里养牛的老把式,却也没见过“一牛生三犊”的情况。“前些阵子我看他家的母牛肚子不一样,怕是双胞胎,今天产下来更是意外,一牛三犊,这是村子里从没听过的奇事。”

养牛前,马么乃一家靠种地为生,但种的小麦和油菜刚够自家吃。为了生计,他在农闲时节外出打短工,但“收入却始终游荡在贫困线下”。他家堂屋里最醒目的地方张贴着女儿的奖状。“全家过好日子的希望都寄托在子女身上,总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

脱贫攻坚帮助他把命运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结对帮扶的乡村干部一次次往他家里跑,帮他出主意,帮他解决难题。得到许多关照后,他终于换了想法,下决心做些事。

2017年的一件事对马么乃影响很大。当地政府发放精准扶贫产业补助,帮他家购买了一头基础母牛,农技部门派专人指导他养殖。第二年,这头“扶贫牛”就产下一犊,半年后牛犊卖了7000多元。

马么乃回忆此事至今仍很兴奋。“生活有希望了!一定要干好!”

此后他仿佛变了个人:给牛喂药、打针、配料……从没养过牛的他一点点学起。由于经验不足,经常碰到养殖上的问题,他就向合作社里请来的畜牧专家虚心求教养殖技术,一心要把牛养出名堂。

“现在每天早上5点多就醒来,看到满圈的希望,浑身是劲。”指着牛棚里大大小小的8头牛,马么乃掰着手指开始算账了:顺利的话,今年可以出栏5到6头牛,销售收入5万多元,除去成本,利润3万元左右。“没想到我这个小农民也可以变身产业户了!”马么乃高兴地跟记者说,2018年10月,全家人彻底告别了贫困。

积石山县畜牧局副局长张天昌介绍,近几年积石山县大力推行“粮改饲”,农户分散养殖和专业合作社养殖共同发展,全县牛养殖数量和收益实现了较大规模增长。贫困户通过政府的牛产业扶持奖补,家家都有增收渠道,户户收入都有增加。

抱着小牛犊,马么乃思忖着,开春能不能购置更多基础母牛。他还有一个新年愿望:希望今年能给村里也做点事,把养牛技术传授给和他条件类似的村民,一道共同致富。马么乃说:“现在政策这么好,只要不等不靠,踏踏实实地干,总能过上好日子。”(新华社兰州2月8日电)

10年前的一场大火,把位于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炉观镇的曾特贵的家烧成了灰烬。他不得不开始了外出打工的生活,“就想多挣点钱,早点把房子建好。”

10年来,家里两个孩子的教育、生活开支不小,尽管漂泊辛苦了10年,曾特贵也没攒到什么钱,过年回家也只能寄居在哥哥家里。

让家人住上好房子,一直是这个中年汉子的梦想。像曾特贵这样的无房或危房户,还有“高寒山区、水淹库区、石灰岩干旱区”三大贫困带的贫困户,新化县境内共有34436人9085户,是湖南省易地扶贫搬迁人数最多、集中安置比例最高的区县之一。而作为其中一员,挪出穷山窝是曾特贵想都不敢想的。

直到2018年5月,易地扶贫搬迁的新房钥匙交到曾特贵手里,他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才真正喜出望外:“我有家了!”

三室两厅,厨房、卫生间、阳台等一应俱全。但曾特贵并不满足于“拎包入住”,他早早地让妻子辞职回到家中,把房间铺上了地板,还买了大沙发、雕花柜,曾特贵很满意:“是城里流行的装修风格。”

不仅从土砖房变成“媲美城里的商品房”,房子周边的环境、交通、配套更让曾特贵赞不绝口。“以前住在山上,属于高寒山区,没有灌溉水源,家里八分地只能勉强种点菜自己吃。”曾特贵告诉记者,“最怕的是下山,下来一趟山路要走一个半小时,干什么都不方便。”

如今他的新家处在镇中心位置,旁边医院、学校、市场、污水处理厂配套齐全,家门口500米远就是专门针对贫困户、搬迁户的技能培训学校。

更让曾特贵没有想到的是,从城里辞职回家打点新房的妻子刘湘桃,不出俩月还实现了“楼上生活、楼下就业”。

“你看这栋房子,楼上住的是搬迁户,一楼的门面引进了服装加工厂商,成了我们的扶贫车间。”刘湘桃说,“不仅上班可拿一份收入,门面的租金还可以返还分红给贫困户呢!”

记者了解到,新化县共有53个易地扶贫搬迁项目265栋安置房实行了第1层建门面、上面3层为住宅的建设模式。10万平方米门面年租金预计可达1500万元,连续10年全部返给安置户,保障1万余搬迁群众有可靠的收入来源。

“门面的建设,与扶贫车间的发展实现了无缝对接,让易地扶贫搬迁顶层设计的‘最初一公里’和困难群众脱贫致富的‘最后一公里’实现了全线贯通,真正让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新化县副县长王文红说。

“以前在城里打工,住着集体宿舍,工资也只有2000多元,而且城里消费高,剩不了几个钱。”刘湘桃开心地说,“现在住上了好房子,下个楼就能就业,那我当然愿意住在家里啊!”

今年过年,儿女都回来了,一家人围坐在自家暖炉前笑容洋溢、其乐融融。“房子这么大,儿子以后结婚也不成问题了。”实现了“住新房”的“人生愿望”,曾特贵如今内心特别踏实。

但46岁的曾特贵现在又有了更进一步的“小目标”。他指着距家门口不到100米的一块已经在打地基的建设项目告诉记者:“这里是特意为帮扶搬迁户就业创业而建的农贸市场,开业后人流量很大,到时在这里做点小生意,帮儿子创业攒点钱,一家人的日子就甜滋滋啦!”(新华社长沙2月8日电)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