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马陵的巷子很短,不……

20190107期来自:西安日报

下马陵的巷子很短,不过三五分钟的路程,远远地望见一处青砖砌成的高大门楼,与周围一片现代化的住宅小区迥然不同。走近一看,朱红色的大门虽已暗淡,然而依然可见古朴之气,门旁一处石碑,上刻“下马陵”。这是一套标准的中式院落,石级上的青苔与参天的古树显示这座院落久远的年代。院落正中是一座一明两暗的中式建筑,其后的树荫之下是一座青砖砌成的方台,台子之中,据说就是汉代鸿儒董仲舒的陵墓。

古老的坟茔如今被某军区的老干部疗养院所环绕,一座八角亭内,古稀老人尚可讲述董仲舒的故事。传说在大汉鸿儒董仲舒死后,汉武帝时常怀念,一日经过他的陵地时,汉武帝竟然从马上下来,一路步行,以示对董的尊重,从此,诸官员路过此处皆下马脱帽,于是慢慢地此地便被称作“下马陵”。

传说难以考证,那些演绎历史的人物已经化为尘土,再难寻觅。无论“虾蟆陵”或者“下马陵”,同样存在着一些难以证实的疑惑。有人说,虾蟆陵真正的遗址并不在和平门里,而是在当年长安城最为繁华的曲江池边;也有人说,虾蟆陵在城东南,如今交大校园内的胭脂坡下。“虾蟆陵”与“下马陵”之间的关系也是众说纷纭,并无定论。

可以看出,唐以前,无论历史文献还是文学作品,均无对“下马陵”或者“虾蟆陵”的记载,直到北宋,在著名历史学家宋敏求编撰的《长安志》中关于“常乐坊”的条目下记载着:“坊内街之东有大冢,俗误以为董仲舒墓,亦呼为虾蟆陵。”这种观点一直持续到明嘉靖二十一年,以后,历史上又有了新的记载。

明正德年间,儒学地位被提到史无前例的高度,董仲舒也因此被抬高,全国各地纷纷大建“董子祠”。在这种形势下,陕西巡抚王诩于正德元年(1506年)在今西安交通大学一带建了座董子祠。到明嘉靖二十一年即公元1542年,兵部侍郎兼陕西巡按都御史赵廷锡却下令把这座位于城南六里外的董子祠搬进城内,移建在今和平门附近,即今天的位置,并在这座董子祠后为其造了一座墓。6年以后,钦差总兵张光宇为这座董子祠后的董仲舒墓立了墓碑,今天依然耸立在祠中的树荫之下。从此,陕西、西安方志上记载的下马陵全都“迁移”到了城墙脚下,即如今的和平门里。

清康熙元年,即公元1667年,知县黄家鼎把下马陵重加修葺,并在门前刻石“下马陵”,并将如今和平门里沿城墙的这条街巷改称下马陵街。

至于“虾蟆陵”与“下马陵”之间的关系,或许可依《辞源》所记,为“后人音误”。然而历史的真相究竟为何,如今已难断定,但无论“虾蟆陵”或者是“下马陵”,在历史上都曾真实地存在过。

下马陵大门外(理洵摄)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