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聚全国

9月16日,杭州演艺集团要制造一场京剧盛会

20190730期来自:青年时报

“梅花大奖”得主尚长荣和裴艳玲都要来

都说看戏要看角儿,尤其是被视为中国国粹的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更是“角儿的艺术”。如果有一场京剧演出,会集了全国十几家京剧名团、22位当今最负盛名的京剧名角的表演,你会不会激动得尖叫?9月16日,这场会集王蓉蓉、叶少兰、邓沐玮、朱世慧、朱强、刘桂娟、尚长荣、李鸣岩、孟广禄、陈少云、张建国、宋小川、李莉、李宏、杨赤、单莹、胡文阁、董圆圆、温如华、傅希如、裴艳玲、管波等22位京剧表演艺术家的“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杭州大剧院重温经典系列 中国京剧名家演唱会”,就将以空前的阵容,在杭州大剧院让你惊鸿一瞥。

□时报记者 张玫

实习记者 邵佳雯

度梅”获得者孟广禄,也是一张明星面孔,可以说几乎每年央视春晚的戏曲单元,都是他的主场。国家京剧院的国家一级演员宋小川,早年就在陈凯歌的经典电影《霸王别姬》中担任张国荣的京剧老师,没错,他还是郭宝昌导演的电视剧《大宅门》中万筱菊的扮演者。而这一次,他也将与师傅、叶派代表人物、首届梅花奖获得者叶少兰一起同台飙戏。

当然最令人期待的还有两位“梅花大奖”获得者尚长荣和裴艳玲。前一位是鼎鼎有名的“花脸魁首”,后一位则是“文武昆乱不挡”的“梨园国宝”,他们不仅是中国戏曲界的宝贝,更是中国戏曲界的传奇。

出生梨园世家的尚长荣,是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的第三子。虽出身名门,但这位三公子在学戏上却很能吃苦。为了让自己的功底更加扎实,尚长荣辗转多地,先后拜陈富瑞、李克昌、苏连汉、侯喜瑞四位艺术名家为师,采众家之长,广开戏路。20世纪80年代末,尚长荣在曲艺界已小有成就,但他并不甘心“吃老本”,年近半百,又开新戏,1988年岁末,尚长荣凭借《曹操与杨修》一炮而红,此剧也成为了中国京剧现代化过程中里程碑式的作品。之后,他又陆续排出了“尚长荣三部曲”中的另两部《贞观盛事》和《廉吏于成龙》,确立了他在当今中国戏曲界的鼎甲之位,而由他开创的“架子花脸铜锤唱”“铜锤花脸架子演”的艺术模式也进入成熟阶段。

至于中国第一女武生裴艳玲,则是另一个传奇。她五岁登台,十岁便挑大梁,十三岁名号响彻中国南北戏坛。唱念作打、文武京昆浑不挡,还会唱河北梆子。都说“男怕《夜奔》女怕《思凡》”,她演的《夜奔》几乎是中国戏坛教科书级别的;她演的武松,是继“江南活武松”盖叫天之后第二个被称为“活武松”的戏曲演员。有人曾经与她当面恳谈,才知道什么叫“英气”。她说,只有男人才知道女人什么样子最美,所以梅兰芳百媚俱生,而她作为一个女人,知道男人怎么才最帅。

幕后推手的

一场追梦行动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空前绝后的京剧盛事,是前不久杭州文广演艺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杭州演艺集团有限公司后运作的第一个大项目。而这场演出的幕后推手,正是杭州演艺集团党总支书记、总经理,杭州大剧院有限公司总经理洪见成。

“其实早在我调入杭州大剧院时,就有这个想法,能不能把全国的京剧名家全部请到杭州来,做一场独一无二的演出。”从小听样板戏长大的洪见成,对于京剧有着一种特殊情结,“它的唱作念打非常生动,被称之为国粹当之无愧。”怀着对京剧的热爱之情,洪见成开始成为一个“追梦者”。出于对传统文化的喜爱,机缘巧合下,他认识了中国美院毕业的中国梅兰芳文化艺术研究会理事葛寒冰。而身为资深票友的葛寒冰,不仅自己爱唱京剧,多年来也一直致力于京剧等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广,两人不谋而合,共同成为这场演出的策划人。

然而要将全国这么多院团不同流派的京剧名家全部召集到杭州,这本身就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大家的档期都不一样,单位也不同。其实去年我就想做这场演出了,但因为档期的原因,没能成行。”洪见成透露,今年跟各位艺术家的谈判也是一波三折。“其实这次演出差一点又要流产,要改到明年。但是杭州观众真的是有福气的,最后这些老艺术家们看到我们对于京剧的虔诚,终于敲定了9月16日的档期。”

尤其让人感动的是尚长荣先生,葛寒冰透露,原本尚长荣将作为中国京剧名家代表压轴亮相西班牙的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闭幕式,但是为了杭州这场演出,他硬是改了行程。“尚老当时和我说,推广普及京剧艺术,是他身上肩负的历史责任,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在越剧大省

推出百万成本的京剧演出

然而在以越剧为主要剧种的浙江,要推出一台耗资百万成本的京剧演出,还需要很大的魄力和冒险精神。但洪见成对此却很有信心。在他看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文化壁垒早已被打破。就像杭州,伴随着新移民的涌进,京剧其实在江南并不算陌生。“它代表的不仅是一个剧种,更是中国的国粹。如果拿菜来比喻的话,就是杭州人的口味正在变得多元化,比如龙井

杭州演艺集团党总支书记、总经理,杭州大剧院有限公司总经理洪见成

梨园群英会22位主演都有“江湖名号”

为什么说这是空前的阵容?因为这场生旦净丑末行当俱全的演出,每位京剧表演艺术家,单拉出来都是一台大戏的主角。每个人名背后,亦都有自己在江湖中的名号——比如中国戏曲学校首届毕业的高材生李鸣岩,号称“当今京剧老旦第一人”;湖北京剧院名誉院长朱世慧,则是 “当今中国京剧第一名丑”;胡文阁号称“北京京剧院头牌男旦”;而大连京剧院院长杨赤,除了主攻架子花脸,还兼铜锤和武花脸,有“全才花脸”之誉。

要说天津青年京剧团团长、“二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