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慢跑

20200412期来自:闽北日报

我,就是个适合慢节奏生活的人。懒散的刷剧,闲散的泡茶,隔三差五写篇文章,优哉游哉淘宝刷抖音,偶尔逛逛小红书、小茶书。最近因为疫情宅在乡下老家,也爱上了夜宵,而且,到点,就饿。对,本文的重点,慢跑,估计是因为夜宵的后果,变胖,刺激而生。或者,后来往美好的说,是我爱上了慢跑的感觉。

我比较随性,宠爱自己,恩,可能是“宠溺”。放任自己,三餐吃饱,零食、薯片、水果……轮番轰炸,最后,在夜深人静,往往以一杯葡萄酒做总结,在微醺中追剧,梦幻迷离的韩剧,那身材修长的美女帅哥,让我独自黯然伤神。想起自己的日渐增长的体重,迷迷糊糊地开始想减肥了。

我之前的健身,一周大概两三次到健身房,骑动感单车、跳热舞、跑步……效果尚可,但是离马甲线,估计有一个光年之远……

健身,如果太功利,确实乐趣会减半,毕竟除了马甲线之外,人还是要有点理想,比如,运动后分泌的多巴胺,确实堪比美食和购物,心底交替滋生晕眩的快感和成就感。

乡下,得天独厚的条件,山青水秀,房子背靠竹林,对面是深山,沿着山路往深处,还是深山,十公里开外,依旧是深山,浅绿、深绿、翠绿在云雾下交错,迷蒙中点缀粉色、淡紫色,许多种鸟,在不经意间跃上枝头,我举起手机,它一瞬间就消失在山间……如此仙境,不慢跑,真可谓,身在宝山不识宝。

天时,地利,人和。清晨,洗漱后,穿上运动鞋。开始,慢跑。说到慢跑,或许受弟弟影响多些,他常年有慢跑的习惯。最近,都宅在家里。正好,一起跑步。

谁先晨起,就在院子里喊一声。一前,一后,开始跑步。遇上了,击个掌,互相加油。穿过一条水泥小路,就是崎岖的泥路,有缓坡,有小石头,当然还有小桥。一弯弯梯田,农夫和农妇弯腰施农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符合生态的作息,让他们更加健硕、满足、安详。

当然,我遇到田间的紫云英,散落在菜地间的油菜花,会停下脚步,拍照。拍照,在这一瞬间最适合,身体被唤醒,被拍的风景被晨光唤醒,最好的状态,往往会出比较好的片子。一切的美好,都不能被辜负。

缓坡,我有时候只是走路,这时候头脑很清醒,可以思考人生。但是,我更加乐于什么都不想,放空自己。天地间,人可以和万物和谐共生,自然生长,岂不美哉。小路,泥缝里挤出的不知名的野草,递生粉白色小花,一小丛,一小丛,满是的,青翠欲滴,蚂蚱、蛐蛐、蚂蚁、小青蛙,这些小生命无忧无虑地在滴着露珠的青草间跳跃嬉戏,我跑步跃过双腿的时候,它们可能会觉得笨拙的人类啊,慢跑显然没有跳跃来得过瘾。

穿过一条小路,来到森林。阳光穿过树荫洒落在脸上,温和清香,混合青草、野花、松木的清香,甜美的空气,让整个人的身体都轻盈了,我跑步速度不自觉地加快了。过往的农夫,乐呵呵地和我打招呼,显然,劳动之于他们是快乐的,在山上干活,可以坚持很多年,项目也可以很多,挖笋,下肥,劈山,养鸡鸭,摘野菜,摘野生菌……在这片天然的森林氧吧,他们完成了接近原生态的劳动,尽管有机械辅助,比之于城市的工业化,已经很质朴纯手工了。

往深山,天涯海角。原始森林,空气的负离子增多,人愈加轻盈,脚步腾空,就像要飞起。脚下有个瀑布,一潭清泉,几树芭蕉,顽石小鱼……

茅草屋。我在门口歇歇。趁着一汪清泉,洗把脸。休息片刻,再跑步回家。

青房黛瓦,屋顶上升腾炊烟,家的方向。

不禁脚步放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