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老百姓信任的人

20190610期来自:闽北日报

故 事 一:寄药

— —

邵武市社区民警甘东升的故事

甘东升是邵武市昭阳派出所社区民警,参加工作31年来,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先后荣获“办案能手”“抗洪积极分子”“个人三等功”等称号,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在平凡的岗位上,谱写了一曲曲“爱民之歌”。

2018年4月份,一个陌生电话响起。

“甘警官,我儿子的疯病快犯了,你能不能帮帮我。”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

打电话的是片区的池大妈,已经70多岁了,去年举家迁往杭州。她儿子小张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因为医保在邵武,所以每当小张发病时,池大妈就要带他回邵武治疗。

最近,池大妈感觉儿子隐隐有发病的征兆,因为老伴过世的早,她每次帮儿子办理入院手续都有点力不从心。未迁往杭州之前,甘东升经常会到池大妈家中走访,热心帮他们解决困难。因此,池大妈第一时间想到了甘东升。

甘东升爽快地答应了池大妈的求助,第二天晚上11时许,就带着两名辅警到火车站,协助池大妈将小张送到了医院,并很快办好了入院手续。

小张的病长期需要药品来控制,但精神类药品管制严格,一次只能开一个月的药。池大妈只好每个月从杭州坐车到邵武买药,往返车费开支大不说,70多岁的年纪身体有些吃不消。

甘东升得知情况后,主动答应帮忙,每个月去医院开药,然后给池大妈寄去。这让池大妈心里乐开了花,困扰自己多日的问题一下解决了。

从2018年6月至今,甘东升就承担起了给池大妈儿子买药、寄药的“任务”,一年来从未间断。

故 事 二:落户

社区老卢今年50多岁了,前段时间跟妻子闹离婚,但是因为没有户口,连婚都离不成。

今年3月底,甘东升到社区走访了解后,立即找到了正在帮人修鞋的老卢,细问之下,老卢道出了自己的难处。

老卢出生时就未落户,已过世的父亲从小就给他灌输没户口无所谓的思想。1982年,他因违法犯罪被判刑入狱,出狱后心里极其自卑,因此从未将自己是“黑户”的事情告诉他人,甚至是自己的妻子。

因为是“黑户”,老卢不仅无法正常工作及出行,这些年只靠帮人修鞋为生。随着年岁增大,老卢也无法享受医保、社保等福利政策。

了解情况后,甘东升开始着手调查老卢56年的人生轨迹。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甘东升多次到法院、老卢所住片区走访收集材料。

调查中发现,原来老卢是他母亲抱养的,并非亲生。老卢父亲从小给他灌输没户口不重要的思想就是为了隐瞒他是被抱养这一事实。

两个月后,经审批手续批准,当了56年“黑户”的老卢终于拿到身份证。

故事 三:智擒命案逃犯

2014年11月底某天晚上8时许,甘东升和同事刚处理完一起群众求助事件,在返回派出所途中,发现一食杂店内4名男子正在赌博,随即将4人传唤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经审讯,参赌的4名男子交待了自己赌博的违法事实。但是在办案中,民警始终无法确定其中一名男子的身份,而且在他袜子里搜出3000元现金。

身份证没带,报出的名字查询无果,随身携带大量现金,任凭民警如何讯问,该男子始终言辞闪烁,跟办案人员绕圈子。

种种疑点引起了甘东升的警觉,男子声称自己是将乐人,且对将乐县的熟悉程度不似作假。甘东升立即从这唯一线索下手,从网上翻出了将乐县历年在册的所有逃犯,一一比对。

经过几个小时的筛查,一名潜逃16年的命案逃犯映入甘东升眼帘。1998年5月,严某因感情原因,持斧将他人猛砍致死。

在逃信息上只有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但眼前男子在轮廓上确与该命案逃犯十分相像。

甘东升不动声色,在男子放松警惕的瞬间,突然一声厉喝叫出了严姓在逃男子的名字。男子瞬间呆滞,随即一口咬向看护民警的手臂,狠狠将民警推开,想要逃窜。甘东升立马上前,与看护民警一同制服了该男子。

据严某交待,16年来,他隐姓埋名,从不喝酒,先后潜逃到浙江、江西等地,最后隐藏在邵武,袜子里藏现金也是习惯,用做案发后随时逃跑的费用。

腿勤、嘴勤、取得老百姓的认可,是甘东升做好社区民警的三个诀窍,因此,他也成为这个片区最受欢迎的人,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为“阿甘”警官。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