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尽的感激

20190610期来自:闽北日报

□陈理华

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身边……

说起《闽北日报》,在闽北的人没有不熟悉它的。记忆中《闽北日报》与我结缘是在那乡下最偏远的学校,寂寥与无助时时陪伴着我。空闲无聊时坐在土墩上,点数那些随风起飞过的飞蝶或落叶……

那时的乡村教师物资生活十分匮乏,文化生活也是一片荒漠。乡村学校没有电视,也没有多少图书。还好,每个星期至少会有邮递员送一到两次的报纸来。送来的报纸就有《闽北日报》。

《闽北日报》成了我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对这份珍贵的报纸,我每个版面都要认真地看,就这样坚持了多年。一份平常的报纸,在平淡无奇的岁月里成了我精神的依靠。

上课面对孩子,下课面对大山,我心里藏了不少话语,找不到人倾诉,就开始学着涂鸦。正好那一年《闽北日报》开辟了“百合花”栏目,我试着投了短短诗行,竟然被选用了。那诗虽然连豆腐块都称不上,但心里还是很欢喜。

用自己的文字写出一座座与我不期而遇的村庄,《闽北日报》助我孵化出一双弱弱的翅膀,心便借着这翅膀飞向美好的远处。不知不觉中,一年多时间下来,我竟在《闽北日报》上发表了一百多篇诗歌、散文。

后来,随着一个小宝贝的到来,除了上课,就没有什么时间了,向《闽北日报》投稿也停了下来。

再后来我到了一所偏远小学,万幸的是,那所小学有一台电脑。那时除了学区有电脑外,其他学校都没有这么先进的装备。在这偏僻的大山里,白天上课,晚上和周末上网。也没人教,我独自在网上乱走乱撞,看到好多人在上面发文章,心痒痒的,开始写一些看到或遇到的事,贴到一些文学论坛上。还真不错,有的文章刚贴上不久,就有编辑向我要通联。

这些年来,就这样面向网络向各报刊进发,星星之火,竟然撑起一片燎原之势。写作过程中,我逐渐领悟到,只有坚持苦读不辍,写出的文章才能让许多素不相识的编辑老师看上。我与他们虽不相识,却相知。

回望与《闽北日报》的三十年情缘,不变的是那份宛若初见的热爱。

目前,我有四部书稿被出版商看中,已顺利出版。手中还有八部已完稿的作品,她们如待字闺中的女儿……《闽北日报》激励我前进,于我来说,有着道不尽的感激。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