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季陶推荐何思源任职山东;何思源与蔡公时同车抵达济南

20200412期来自:济南日报

何思源1915-1919年就读于北大,1919-1922年游学于美国,1922年起又游学于德国与法国,1926年秋冬时节,由法国返回祖国,来到了广州,参加了中山大学的筹建与改造工作。由于他学识渊博、才华出众而受到校长戴季陶的赏识。而何思源从学界进入政界,正是由于戴季陶的大力引荐。

1928年4月,蒋介石第二次“北伐”,目标直指以奉系军阀张作霖为首的割据势力。当时在山东境内的军阀势力是张宗昌,北伐军势如破竹,4月21日攻克济宁,27日攻破泰安,5月1日进占济南。

早在北伐军快进入山东时,蒋介石让戴季陶从中山大学的高级知识分子中物色山东人,准备随军入鲁。戴季陶于是推荐了何思源。在给蒋介石的推荐信中,戴对何大加赞赏,推崇备至。据何思源自己回忆说:

这封信写得很长,内容极力推荐我。戴在信中说,近几年来他的新交中,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最有希望的朋友。又说我精通几国的语言文字,已经出版了好几种著作。最奇怪的,戴说,我是一个最孝道的人。蒋看完信后对我大加辞色。

何思源就是拿着这封信第一次见到了蒋介石,时间据何思源回忆大约是在1928年2月、3月间。何思源见蒋介石以后几天,蒋介石就发表了戴季陶为北伐军政治部主任、何思源为副主任并兼代主任的文告。何思源就由南京到徐州,在徐州暂住一个月,北伐军占领济南后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2日,何思源到了济南,从此开始了他在山东的政治生涯。

何思源本质上是一个文人,现在突然转变成一位政坛人士,算得上是一次奇遇。他也显然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恰如他自己在《我与韩复榘共事八年的经历和见闻》一文中所写的那样:

此时,我不知道什么是军队,也不知道什么是军队的政治工作,就糊里糊涂地就了职,晕头转向地到了徐州。在徐州住了一个月,蒋军入鲁,我就于5月2日傻头傻脑地到了济南。

从这“糊里糊涂”、“晕头转向”、“傻头傻脑”的语言叙述上,我们可知他刚开始真的就是一个单纯的书生而已,也可知他的角色转变幅度是多么大。

非常惨痛、也非常易于记忆的,是何思源到达济南的第二天,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而何思源恰恰又是与蔡公时同车抵达济南的。在蒋介石“不准开枪还击”的命令之下,嚣张的日军得寸进尺,杀我军民,占我城区,进而对济南实施狂轰滥炸,蒋介石这才下令突围,何思源于是一路跟随蒋介石从血泊中杀退到兖州。几天后,在兖州车站,蒋对何说:“华北情况很复杂,我留你在山东做教育厅长。”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