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军装的他们搬过砖、养过猪、刷过车,军营岁月铺就奋斗底色——

过尽千帆 老兵追梦

20190730期来自:济南日报

尽管19岁就进入武警接受锻炼,但扛着一袋袋150斤重的饲料,一天装卸十几个小时,杨赵河还是累倒了。躺在医院里,他开始思索以后的方向,这是他要当“超级农民”前的故事。

饲料厂的装卸工是杨赵河从部队所在的广东回来后干的第一份工作,那一年他22岁。不像现在机械化应用得这么广泛,那个时候装车、卸车完全靠人力。拉货的车到了厂里,一块木板斜搭在车厢上,1袋150斤重的饲料就靠人肩扛着装上去。“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下来,累得什么都不想了,躺下就能睡着。”杨赵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唏嘘不已。

如果不是一次累倒住进了医院,杨赵河还不会那么快与装卸工说再见。躺在病床上,他开始思索以后的方向,“总不能天天扛大包啊!”

考虑到自己当兵出身,要么去给领导当司机,要么去跑业务,成了摆在杨赵河面前最现实的选择。在和公司领导深谈了一次后,他争取到了跑业务的机会,但公司给他的地区却是之前业务从未覆盖到的区域。

那个时候的杨赵河一心想干出点名堂来,吃点苦并不算啥。为了开拓业务,他骑着摩托车到历城、章丘、商河的各个村里走街串巷去推销饲料,一天跑300多公里是常有的事。白天得跑门店,晚上他就去各个村里给群众放电影,再借机给养殖户推广养殖技术、推销饲料,但凡是养殖户比较多的村,都留下了杨赵河的身影。到了2005年,杨赵河一个人的业务量已经基本上可以撑起一家分公司的业务。

做业务久了,也看到了饲料市场的前景,杨赵河回到了老家济阳,与大哥合伙建立了饲料加工厂,又在2008年建起了万头生猪规模的养猪场。养猪让杨赵河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不仅如此,通过合作社带动了周边300多人养猪,2009年,杨赵河还被评为第七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

然而,2011年开始涉足农业却让杨赵河“赔得一塌糊涂”。按照他的设想,流转2000多亩地发展的蔬菜大棚想走会员制的品质路线,但业务开展得并不顺利,花了大价钱种出的菜根本卖不上价。

“农业项目建好建,如何运营才是关键。”吃了苦头的杨赵河越发觉得农业职业化和改变传统思想的重要性,从那之后,他一头扎进了农业的策划、规划和设计、运营中,并利用一个村的复垦土地创办了乐彩农场,成立了山东乐彩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和文化旅游有限公司。虽然参军前只有中专学历,但通过这么多年在养殖、种植领域的摸爬滚打以及一直没停步的进修,在部队时就对文字特别感兴趣的杨赵河出版了《超级农民》一书。公司还承接了滨州30公里沿黄美丽乡村项目、济南市十大农业特色产业振兴规划、湘西州永顺田园综合体项目的策划、规划,这个“超级农民”正与自己当年走出的村庄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老乡亲变得不太一样。

从做饲料业务员到养猪,再到乐彩农场,“超级农民”杨赵河一直没离开过农业。

“咱村里去当兵的人里面有入党的、有留队的,你去了别给我丢人!”谢清森至今还记得当年从德州临邑县老家启程去部队时,当村主任的父亲甩给自己的一句话。那一年,谢清森刚刚年满18岁。

在去部队前,不满18岁的谢清森干了一件与年龄不太相称的事情。那一年,他怀揣着2000块钱南下去

了深圳,还顺道去了趟香港。谢清森说,那一次经历对现在的自己影响非常大,繁华世界就像给他的人生打开了一扇门一样,让第一次走出农村的他有些目瞪口呆,“要想活下去,就得想办法干活”是那次经历带给他最深的体会。

入伍后,经历了百里挑一的严格选拔,谢清森成为了一名特种兵。用他的话说,在部队的4年里,“入了党,立了功,当兵的该实现的基本都有了”。一次,对自己特别“狠”的谢清森因为训练中脚腱断裂住进了部队医院。躺在病床上,谢清森从心底里觉得自己不能以伤员的身份老在部队待着,干什么都得干出点名堂是他的脾气,这个改不了。

2002年,谢清森退伍回到老家。一个月几百块钱的辅警是他回来后的第一份工作。干了几个月,谢清森第二次南下去了深圳,这一次,他的目的很明确,锻炼自己,同时在社会这所大学里学习、成长。

为了养活自己,谢清森就去应聘给人当保镖,特种兵的经历让他很快成了安保队伍的负责人,但这样的日子谢清森并不满足。之后开汽车修理厂、做汽车美容、买卖二手车的创业经历让谢清森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他的手里第一次有了百万元。

“那个时候刷车一天就能赚1000多元,赶上下雨天时,一天赚2000多元都没问题,但那个时候总感觉,这个事不是我要干的。”在筹备一年多后,2007年,谢清森和六位退役战友一道创办了当时还叫做济南特种兵保镖护卫中心的机构,也就是七兵堂的前身。

彼时,谢清森面临的最大障碍就是民间资本并不被允许进入该领域。于是,“谁家有事谁就回去了”是那个松散状态下谢清森的日常。“上没有政策,下没有一兵一卒”是谢清森对那段异常艰苦时期的形象描述。

2011年11月,谢清森总算拿到了资质,七兵堂正式宣告成立。

刚创业的七兵堂“没有人才,没有市场,不被认可”,到了一个准备开拓市场的地区,人家竟然反问:“济南还有民营安保公司吗?”为了维持公司运营,2012年,谢清森几乎把之前赚的钱全部搭进了七兵堂,还卖了当时住着的房子。

谢清森说,人们印象当中的保安就是“看家护院”,但在他看来,我们曾经是一名人民子弟兵,我们现在也是一名安保兵,“兵文化”在80%以上骨干都是退役军人的七兵堂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想让七兵堂变成复转军人的家。

瞅准了安保这一条路,谢清森想走到底。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在地方政府和部队首长的大力支持下,七兵堂的市场蛋糕越做越大,参与的重要安保任务越来越多。

2018年,谢清森获评全国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标兵。2019年7月26日,作为全国模范退役军人,谢清森在全国退役军人工作会议上受到表彰,并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本报记者 冯经伟)

工作中的谢清森。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