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旅行记

20190519期来自:岳阳日报

□刘正甫

拖住春天的尾巴,陪伴没有出过远门的妻子。3月26日下午,我和老伴在参观了莫斯科大学和普希金故居等著名景点之后,终于结束了9天时间的俄罗斯之旅。

正拟赶往谢列梅提沃国际机场搭乘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8371班机赶回国内。此时,车窗外在飘飘洋洋下着飞雪,这个城市在去冬经受了一场180年未遇的暴风雪之后,尽管已是阳春三月,莫斯科河虽已全部解冻,仍是乍暖还寒。突然,我身体自感不适,全身虚脱,身冒冷汗,第一时间就被和我同座一起旅俄领队赵雪发现。这是一位热情开朗,精通俄语,有着十年以上带队旅俄经历的东北姑娘。见此情景,她立即拨通了就近的莫斯科医院130救护车(相当于我国的120救护车),而车内的同伴则根据老年人易发的脑梗和心肌梗塞纷纷捐医捐药。不到15分钟,救护车赶到,莫斯科医生也从上述两方面着手查询病源,验血压后又做心电图,当得知我有高血压史,发现当时不高偏低时,立即打吊针为我升压,足足忙了半个多小时,我提出付卢币表示感谢!医生通过翻译告诉我,在俄罗斯看病和出救护车都是免费的,无论是本国或外国人都是如此,并建议我因病滞流莫斯科医院就医诊治,瘉后回国。我连忙找赵领队打听端祥。她告我,看病不收费属实,但你夫人无理由滞留必须回国,你语言不通,需要请一名翻译沟通,每日收费100美金,更要命的是你回国之旅艰难不可预测,古稀之年一人在国外漂的孤独感是很难承受的。她的话切中我的心底,令我百感交集,又十分无助。我立马转动思维,回忆我近期旅俄经历,既然救护车医生检查了我两项老年人主要生命体征平稳,应该是急性胰腺炎发作。因为俄罗斯时行西餐,大多使用汤匙、刀叉之类厨具,因而猪脚、排骨之类较多,而且经济实惠,每斤仅3点5元左右,属高脂肪,高油脂食品。在俄旅游期间,我们几乎天天每顿都吃。而我刚刚于去年11月在长沙的湘雅附二医院求症急性胰腺炎治愈出院。其疾向表现,与前次情况相同,很有可能是旧病复发,但此病急需立即治疗,尤其不能进水米食。此时祖国对我太重要了,我果断决定冒险尽快随团回国。莫斯科医生看到我这样决绝的态度,也很友好地给予了支持。

在随团同胞的帮助下,我们终于很快来到机场,搭乘上了当晚九点二十分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8371飞抵深圳的国际航班。带着剧烈的疼痛感一上机我就体会到祖国亲人的亲切关怀,机组人员特意从前二仓挪动四把椅子组成一个简易床,拿来被盖,让我平躺休息,使我尽可能减少腹胀腹痛的程度。经过十个多小时飞行到达深圳后又立马在机场用救护车将我送到深圳宝安中心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省略了过关、疫检环节,一路绿灯为病人。而令我深为感动的是期间有两位素昧平生(现尚不知名)的旅游同伴在我住院的七天时间四次电话嘘寒问暖,生怕我带少了钱,提出要解囊相助的要求也被我婉言谢绝。

祖国太重要了,家乡太可亲了。深圳宝安中心医院医生些许看到了我这种迫切强烈的心情,病情七天后基本平稳,他们同意了让我转院回长沙163医院继续治疗的请求。4月1日,我搭乘高铁抵长,当晚便在该院入住治疗,这段奇异的历险经历总算有了一个美好的结果。我长长地嘘了口气,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