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木菊花

20201108期来自:辽沈晚报

□王继怀

回味。

知道我特别喜欢木菊花,从外公家回来后,那年秋天,父亲在我们家房前屋后和路边也插了很多木菊枝,没想到第二年就开

花了。

母亲也从外婆那里学到厨艺,给我们做木菊花荷包蛋汤,每次吃我们三兄妹都特别开心。

关于木菊花,早在《诗经》中就有记载,木槿花味甘性凉,食之可清热利湿凉血,排毒养颜。唐代大诗人李白亦有诗云:“犹不如槿花,婵娟玉阶侧。”白居易也赋诗赞咏木槿:“风露飒已冷,天色亦黄昏。中庭有槿花,荣落同一晨。”元朝舒頔称赞木槿:“亭亭映清池,风动亦绰约。仿佛芙蓉花,依稀木芍药。”可与牡丹、芙蓉花相媲美。

关于木菊花,外公还给我讲过一个他也是听来的故事。说很久以前,在一座大山里生长着三棵茂盛的木菊树,每年都会开很多很鲜艳的花,美丽如画,景色怡人,但有一天山里的几只凶兽发现了这美景,就想把木菊树占为己有,当地村民就与凶兽开始了木菊争夺战。在争夺中,凶兽把木菊树毁了,然后离开了大山。村民把被毁的木菊树重新种植到土壤中,木菊树竟复活了,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年开出的花更美丽鲜艳。

外公讲完故事后对我说: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说:

他接着说:

“其实我们也应该向木菊花学习,要学会积累,懂得厚积薄发,不要耍花架子,有付出,才会有收获。”

外公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但外公关于木菊花的故事和人生哲理,我却一直铭记在心,也让我很受益。

记得那年高三,因为家里穷,哥哥和妹妹也都在上学,家里实在拿不出我们的学费,如何解决眼前的困难,我想起了外公关于木菊花的故事。

在经过两天两晚的苦苦思索后,我做出决定,去沿海打工为自己赚取学费。

那年那个下着暴雨的夜晚,暴雨汇成的水流在印满牛蹄印的崎岖山路上击起泡沫和水花,整个天空,都是炸雷的声响,震得人耳朵发麻。我怀揣着父亲从亲戚那里借来的路费,顶着暴雨,走了40多里山路来到临县的润溪镇,跟着老乡挤上了南下的绿皮火车。

在工地上,我每天和灰、筛沙、挑砖头、扛水泥,甚至打混凝土、抬预制板。幸好我从小就干农活,能够下力气。为多赚点钱,我经常加班。长期的劳累,让我的手上长满了血泡。

尽管如此,每天晚上,累得精疲力竭的我依然坚持在老乡们打扑克、玩麻将的吆喊声里看书,纵然时常遭到一些人的讥讽,说我在做不切实际的梦。

在工地上干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后,我去了一家鞋厂。在鞋厂,我从流水线干到领班,再到车间主任,月薪也从几百元提到几千元。然而上大学一直是我心灵上空不落的太阳,不灭的理想。干了差不多一年的时候,我把辞职书交给了部门经理。

在那个让人留恋的秋天,我回到家乡,回到久违的校园,再次开始了我的学习生活。在班上,我近乎疯狂地学习,班主任都担心我是否吃得消。

有耕耘,就有收获。那年九月,我终于用自己赚来的学费让自己走进了大学的校园。

有人说,童年活在心中,不管想不想它,绝不会弃离自己,它属于自己的天地,随时可以全身心地融入它的境界。在城里工作,因工作忙,很少回家乡看看,自然也很少去漂溪界,但童年生活在漂溪界的那段时光却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时常涌上心头,让我时常想起外公家的木菊花。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