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的“爱情奇缘”

20200917期来自:辽宁日报

除了无线电通信,有线电通信也是重要通信手段。野战电话不易受到干扰,但需提前架设电话线,适合指挥部门、后方勤务以及阵地上进行通信。在战场上,野战电话线时常被敌人炮火打断,需要派人去查线,重新接通损坏线路。在查线或修复线路过程中,战士伤亡的情况容易发生。

负责架线的通信兵主要负责爬杆子打拉线,打拉线可以锻炼臂力,架了一趟线路之后,手劲特别大,工具用脚铐子。战争打到哪儿,电话线就要跟到哪儿。

在朝鲜战场上,程茂友收获了一辈子的精神财富,也收获了一段爱情。在他眼中,他和妻子的相识相知更像一场“战争奇缘”。

“当年魏巍写了一篇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之后大批的慰问信和慰问品送到前线。送手绢的、送花片的、还有的小孩把自己在运动会上获奖得的纪念章也送到前线。”程茂友说。

1952年他正在做防空降的演习方案,战友领了半麻袋的慰问品,从里面拿出一个紫红色的日记本给了程茂友,“当时有文化的人也不多,我喜欢写东西,就给了我这个日记本。”

程茂友打开日记本,上面赫然印着“铁路局”三个字,还有一段留言:赠给可爱的志愿军。后来程茂友才得知,这是一位正在北京女子师范学校上中专的女学生送过来的,“她的父亲是一位老铁路工人,当上劳模得了这个日记本,转送给女儿,她舍不得用就赠送到前线了。”

得知这件事,程茂友感动地回了信,两人很快成了朋友。半年时间两人通了十几封信。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程茂友有一次去北京办事,当时那位女孩已是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的大学生。程茂友去学校找她,但女孩回家了。“当时,我留了个字条告诉她我住的地址和第二天晚上要乘车回朝鲜的事,第二天她就和另一个女同学去旅馆看我,还把我送上火车。”

从此两人鸿雁传书,1955年女孩毕业后被分配到哈尔滨一所中专做物理教师,当年程茂友也随部队从朝鲜回国,部队驻扎在吉林敦化。1956年12月26日两人喜结连理。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