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文物

20200523期来自:辽宁日报

我并不是第一次到访义县奉国寺。当因采访第四次走进这座千年古寺时,雄踞高处的千年大雄殿仍深深震撼了我。这种感觉一如以往。

时间是有重量的。置身奉国寺大雄殿内,叠加起来的千年时光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想到千年之前,就在这座大殿内,就在我驻足的地方,曾经徘徊着一拨又一拨与我不同容貌、不同服饰、不同语言的古人,我们隔空而望,双目对视,一想到这儿,我呼吸急促。

我在端详这座宏大的木构建筑细节时,仍会因为建造者的巧夺天工与匠心独运而震撼万分。大雄殿已历经千年岁月,其间,它经历了多次震级强烈的大地震,但它岿然不动,屹立不倒。何故?因为工匠们在建造时采取了一种“侧脚法”工艺。通俗来说,就是微微倾斜建筑的檐、柱,增加木架的内聚力,让整座建筑更为稳固。与此同时,工匠们还采取了大木材与小构件相结合的施工工艺,地震来袭,这样的木构结构可在一定程度上消解晃动。

科技的日新月异与一日千里容易让现代人产生俯瞰万物的幻觉,并妄自尊大起来。面对奉国寺大雄殿,以及那些凝结着时光、锈迹斑斑的文物,潜藏在我心底的这份傲慢往往会化为乌有——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我等微小到如一粒沙,被湍急的河水裹挟前行,最终无声沉寂,因何傲慢?我们不一定比古人豁达与通透,聪明与智慧,何来傲慢?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