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弘扬辽沈书画不遗余力

20190610期来自:辽宁日报

白文韶的人生历经历史变迁,风雨坎坷,但对艺术的热爱之心始终不渝。1928年秋天,白文韶离开家乡来到北平生活,公务之余,白文韶在琉璃厂文化街销售自己的书画作品,为人治印。生活虽艰难,但始终不离他所热爱的金石书画事业。1935年夏,白文韶从北平回到奉天担任学校教师。课余时间他仍痴迷临池作画,技艺不断得到锤炼。后来白文韶考入奉天外国语专科学校学习。1937年后几年间东北举办的美术展览中,白文韶入选山水画1次,入选篆刻6次,其中篆刻作品曾获得特选奖。他与老师王光烈及画友们致力于金石篆刻的研究。王光烈非常欣赏白文韶的篆刻,经常为其治印,并为之刊“非曰能之愿学焉”印,为此题记云:“成九弟长于治石,乃曰‘愿学志,能抑何,谦之至耶’。”

沈广杰记下了这样的历史情节:“解放初期,在中国共产党的组织领导下,经过系统的理论学习和培训,加深了白文韶对解放区的了解,充分地发挥其在书法艺术上的潜能,积极投身于新中国的建设。白文韶经常与沈阳书画同仁一起研习书画艺术。1953年,白文韶同周铁衡、邢洞川、齐瑞麟、杨晶坡、张常海等人成立沈阳国画研究会。后来研究会再次在沈阳故宫成立,白文韶仍参与会务活动。因文史研究方面具优长,白文韶进入沈阳市文史馆,从事文史研究工作。1964年,白文韶为了弘扬辽沈书画,将辽宁省历代通志及县志内有关书画家的事迹,摘录成文,并汇编成《辽宁书画作者集录》,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介绍辽沈历代书画家的史著。”

《民国辽沈金石书画史》记载:“白文韶的老师蔡晓坡故去后,他悲痛不已,来到老师居住处拜祭,并与书画同仁整理老师遗作,收得老师所画《春郊渡马图》扇,此作是蔡晓坡未完成之作,扇面上没有书款。同年8月8日,白文韶请著名画家、记者于莲客为此扇题记。”从此以后,白文韶倍加珍惜辽沈书画家的作品,对以往辽沈画坛的书画同仁十分怀念。为了保护艺术遗产,他开始留意收藏辽沈书画家的作品,多年来所藏颇丰。”为弘扬辽沈书画艺术作出了很大贡献。

沈阳文史馆馆员、书画篆刻家周维新谈到白文韶的铁线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说,白先生话不多,以作品示人。对文人画颇为喜爱,可谓书画印兼擅,篆刻尤为精彩。当时沈阳金石书画研究会非常活跃,白文韶亦是其中重要一员。

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篆刻家赵立新认为,白文韶前辈的篆书具有当时那个年代的文人气,古意盎然,法度严谨,规整儒雅。从中可以看到他的学问养成,这是值得后学学习继承的优秀品质。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