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吃不着”到“吃不了”再到“想吃什么吃什么”

刘智国:关于春节餐桌的三个记忆片段

20190206期来自:辽宁日报

辞旧迎新,沈阳市民在欢声笑语中共同庆贺新春佳节的到来。图为沈河区向善家园小区里红灯高挂,小朋友们聚在一起,给社区老人拜年,祝他们幸福健康。 本报记者 万 重 摄

本报记者 李 波

大年三十,走进沈阳市民刘智国的家,满屋都是浓浓的年味。退休前工作在沈阳市农业机械化技术学校,大半辈子奋战在农机战线的他,很自然地从一桌子的饭菜聊到了农机的发展。

刘智国出生于1949年10月20日,作为共和国同龄人,亲身经历了我国从贫困到温饱和从温饱到小康的两次历史性跨越。因此,在他有关春节的记忆中,也有三个带有时代属性的片段。

在“吃不着”的童年,刘智国印象最深的是8岁那年的除夕,“老妈炸了一些丸子,由于平时吃不着,饭后就隔一会儿偷吃两个,结果吃伤食了”。直到1976年,刘智国从沈阳农学院毕业,才对“吃不着”有了较为全面的认识,“那时的农民过的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完全是用体力换食物,只有很少部分土地翻地起垄和打玉米时才能用上拖拉机”。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民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粮食产量逐年提升,反映到春节餐桌上就是“吃不了”。刘智国说:“小时候只有过年才能吃上大米、白面。后来米面在餐桌上变成了常见的东西,肉蛋等副食品也逐年丰富起来。过年期间每家的餐桌上都摆满了大鱼大肉。”

如今,刘智国已经退休10年了,而这10年恰恰是我国农村土地加速集约化,农业机械化水平突飞猛进的10年。对此,这位共和国同龄人感慨良多:“中国用十几年的时间完成了发达国家上百年完成的农业机械化进程,土地也实现向极少数有能力会种地的农民手中流转。”规模化带来了综合生产能力的提升,反映到各家的餐桌上就是,各种食材应有尽有,

“想吃什么吃什么”。

退休之后的刘智国在老干部大学选修了书法、太极拳和旅游欣赏课程。“生活在新时代,真好!”刘智国幸福地说。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