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临海市鹿城社区

这里有个治理共同体

20200917期来自:农民日报

□□ 本报记者 朱海洋

“书记,咱楼里邻居,非得做个锦旗送社区,这次您就收下吧。”徐招云径直推开门,音还未落,看到有记者采访,又将话给咽了回去。

这里是浙江省临海市古城街道的鹿城社区。一问才知,67岁的徐招云是一家食品公司的退休会计,在这里住了几十年。8年前,徐招云自告奋勇当志愿者,如今成了楼道长,“专职”服务12户人家,其中绝大部分是独居老人。

为何送锦旗?原来,楼道没灯,夜里乌黑,由于线路老化,墙壁还漏电。前不久,社区与供电部门多次对接,重新盘线路、布夜灯。一分钱没花,就解了心病。老早,大家就想给社区送锦旗,被几番婉拒后,这次说啥都要送。

社区党委书记方华芬依旧推辞:“徐老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锦旗还是别送了。要说感谢,社区感谢你们才是。”

方华芬今年58岁,2011年到了鹿城社区当党委书记,本来退休就该卸任,可居民们集体挽留,这才继续留任。说起十年前,这“当家人”,可难当哦。

论规模,鹿城社区在全省都响当当。2.5万的常住人口,相当于一个镇街。这其中,近一半是外来人口,光60岁以上老人就有5000多人。

“500多幢房子,800多条楼道。住在这里的,不是老居民,就是小摊小贩、农民工。因为房子老、面积小、总价低,农民进城买房的特别多。你看那,一溜全是中介。可这么大的社区,没有一个封闭式小区,更没有一家物业公司。”方华芬直言道。

由于居住密度高,再加上人员流动性大、结构复杂,过去,鹿城社区真是个“闹事区”。最多一年,光刑事案件就有4000多起,占了临海全市的四分之一。方华芬刚上任那年,新买的电动车被偷了三回。

这么个烫手山芋,怎么来管?方华芬决定从发挥党员队伍作用入手。2012年6月,她动员24名社区老党员和老干部,组建起一支“夕阳守护队”。还别说,正是这支队伍不计报酬日夜巡逻,周末无休、风雨无阻,第二年,刑事案件数量明显下降。

为动员更多党员投身社区治理,方华芬挨个上门拜访每位党员。同时,严格落实“三会一课”“主题党日”等制度,组织开展“党员义工日”等活动,不断激发社区党员参与社区治理的意识与激情。

随着社区面貌的逐渐改善,大家的积极性由此激发。于是,文明劝导队、夕阳红调解队、老人陪聊陪医队……截至目前,社区已涌现出29个社会组织,志愿者达到1450多人,平均年龄68岁。

就说上门维修队。退休工人奚丙生啥地方也不去,就化身一名义务电工,与杂货店老板邱帮地等一同加入“为老服务队”。只要是60岁以上的独居老人,家里电器坏了,水管堵了,龙头漏了,一个电话,就有人免费上门服务。7年下来,维修记录已有数千条。

如今,社区“小组织”,治理“大作为”。550名具有较强能力的党员担任楼道长,80名小组长分别领管约10条楼道,再由11名社区工作人员承担“片长”,构建起社区治理的“神经脉络”。按方华芬说的,“咱有个治理共同体”。

这次疫情中,采取包片、包户、包人的方式,细致化、网格化的管理服务模式,就彰显出独特价值,织出一张严密的群防群控网。现在每年,社区内刑事案件只有个位数,昔日的“治理乱点”蝶变成“治理高地”。

□□ 本报记者 杨娟

小厕所大民生。为确保改厕标准规范、质量过关,9月3日至12日,湖南省“首厕过关制”培训班在浏阳举行。

“首厕过关制”是指按照农村改厕统一的质量目标要求,科学确定改厕模式、工程施工总承包方式、工程监理及运维方式,建立全过程的质量控制体系,形成一整套规范的农村改厕模式并实践于第一个厕所,经过验证切实可行后再面上推开的工作机制。不能简单理解为先建一个标准的厕所,然后复制推广,而是把经过实践验证可行的“首厕过关制”整套模式,贯彻到每一个改(新)建的厕所,体现到厕所建设的每一个环节中,以首厕过关带动每厕过关。

湖南共分五批次对全省14个市州农业农村局分管负责人、科室相关负责人和18个一类县市区政府分管人员,以及部分乡镇、行政村、改厕施工总承包方的负责人进行轮训,以现场观摩教学和集中学习为主,系统学习“首厕过关制”及工作流程解读、农村改厕项目管理与评估、农村厕所粪污无害化处理或资源化利用等内容。

湖南省农业农村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唐道明在培训会上指出,要切实提高思想认识,全面推行“首厕过关制”,深刻理解“首厕过关制”的内涵,准确把握农村改厕质量目标要求,严格执行规范化全过程质量控制体系,坚持因地制宜,科学总结符合各自实际的改厕模式,在经过“实兵演练”验证可行后再整村、整镇、整县推进,确保改一个、成一个、用好一个。

开班仪式当天,全体人员观摩了古港镇梅田湖村和官渡镇竹联村,详细了解浏阳市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和“首厕过关制”工作基本情况、经验和做法,并在竹联村人居环境示范基地进行了现场教学及答疑。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