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风景

20191210期来自:农民日报

胡泽一

老家临近渤海,地处平原,初秋的午后,云又上来了,每一丝空气都格外清新。吃罢午饭,老家的门口又坐了几个闲客,奶奶走近前与她们闲聊,依旧是乡村轶事,家长里短,但聊语里时常裹挟着天道情理的自然感慨。这,是老家门口年年四季的风景。

每每这时,奶奶一边倾听,一边与人插话交谈,一边手中总在忙着自己喜欢干的活儿。从小到大,奶奶手中的活儿从未间断过,挑拣些豆米,剥摘些蔬菜……如今她已年逾古稀,干活已然成为她一世的习惯。

我摆弄着手机,坐在一边静静地陪着她们。我喜欢听她们聊村里村外的故事。

一个腹内长满赘肉从小被我唤作“大妗”的年近八十的老太,开口聊到几天前的大暴雨浇坏了她姑娘家刚种的菜花,正在倾听的奶奶手中褪着早熟的一筐玉树,听到这话,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一下停住了手中的活儿,激动地说:“你一说菜花,我想起来上午去地里补菜花秧的时候,有一筐秧苗被我儿子洒在地头了,我得把它养在一边,如果下雨秧苗再有不活的,也好救个急!”奶奶说完这话立即起身,丢下一句:

“你们坐着啊,我一会儿就回来!”

“奶奶,我陪你去!”在老家,奶奶到哪儿,我就跟哪儿。我跟奶奶出了家门,走到一个岔路口,她说:

“咱们走这条道,让你看看咱家这块地种的菜花。”走了不足两百米就到了离家最近的那块地。我顺着奶奶的手指,看到了奶奶种的菜花地,经过了上午的补苗,菜花整齐地排排直立,但看上去形体瘦弱,不堪风雨,反倒左侧邻家的菜花吸引了我,叶子已经比奶奶种的大出几倍,棵棵抬头望天,那硕大的叶子显示了自身的强壮,任它再大暴雨袭击,都应无所畏惧。

我好奇地问奶奶,奶奶说邻家的秧苗比自家种得早了一周,又说种庄稼跟谈朋友找对象过日子都是同样的道理,讲究的是时间跟火候,早晚强弱都要把握个度,咱家的因为你叔不听话晚种了一星期,人家种的正是时候,暴雨来了,正好已经长到可以抵挡的程度,而咱家刚栽种的秧苗如同刚出生的孩子,怎能经得住风雨?

奶奶一边跟我絮叨着这些常识,一边走到那些刚补过的秧苗身边,蹲下身,用手中的小铲为其中几棵羸弱小苗铲些土护住,那温柔与期待的神情如同凝望刚生下的儿女,怜爱有加。

继续前行五十米,就是村里唯一的一条河。村庄的桥横跨河的两岸,两岸树木茂密,一望无际的玉米地掩映其中。

“你看咱家的这几棵黏玉米,都长成这个样子了!”奶奶含笑说出的一句话让我的心情更加舒畅,我转向她,见她已经弄完了菜花的活儿,此时,又来抚弄地头那一排玉米了。

而我,纵情饱览了一番故乡的山水,仰望青色云天,瞩目葳蕤杨林,足吻潺潺河水,一时乡情泛滥。

故乡于我,每一棵草都载着初心,每一朵花都写着祥和。而奶奶,就是那个让我永怀初心、永沐祥和的人!因为奶奶,是故乡风景中最核心的部分。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