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班百名学员均来自深度贫困地区——

中国扶贫基金会带出“扶贫新农人”队伍

20190824期来自:农民日报

□□ 本报记者龙成

贫困地区的扶贫产业发展,要解决的无外乎就是“钱从哪里来、谁来干、干什么”等几大核心问题。而其中“谁来干”的问题,又是关系扶贫产业发展的关键。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贫困农村地区出生成长,而后离开家乡到城市去发展。他们有见识和阅历,有干事创业的热情,更有对家乡的热爱和对“三农”事业天然的亲近感。在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中如何更好地发挥这些人的聪明才智?为此,中国扶贫基金会专门开设了“扶贫新农人”培训项目,旨在为返乡创业的有志青年提供平台与资源。近日,记者走进中国扶贫基金会“扶贫新农人”项目营地,实地探访这些“扶贫新农人”的返乡故事。

丰富培训课程理论与实践结合

图为小兵农民专业合作社社员展示采摘的苦豆蜜瓜。闫小兵 摄

了他的新农人产业基地

社和客户之间的黏性。目前,我们的产品已经形成一批较为稳定的线上高端客户群。”小兵自信地告诉记者。

现在正是新疆哈密瓜的采摘季,记者看到,排在合作社仓库发货点的大货车络绎不绝。小兵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今年甜瓜产量约有600吨,全部销售出去,营业收入可以达到1200万元左右。父老乡亲脱贫致富就更有底气了!

位于新疆哈密市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三塘湖镇的甜瓜种植专业合作社。

刚一走进村里,村民们都微笑着同闫小兵打招呼。“3年前可不是现在这样哦,2015年,我从克拉玛依油田辞职回乡种瓜创业,大家都不看好,家人也极力反对,不过我信念十分坚定,后来一看怎么解释也不顶用,先干起来再说!经过1~2年的摸索苦干,大家看到能挣钱了,不仅不反对,反而都开始跟着我一起种起了甜瓜。”闫小兵回忆道,“开始时甜瓜怎么都吃不出小时候的味道,后来才知道是化肥农药使用过量,经过反复试验,才找到种出好甜瓜的‘秘方’

前不久,记者走进在中国农业大学举办的“扶贫新农人”能力建设第一期培训班,来自全国各地的首批100名“扶贫新农人”齐聚在此。从学员名单中,记者发现他们有的是村主任、合作社理事长,还有大学毕业返乡创业的青年朋友,都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

据项目相关负责人介绍,“扶贫新农人”能力建设第一期培训班的学员全部来自深度贫困县市,而且都是从政府推荐和自愿报名的名单中筛选而来,课程从7月13日到16日,一共持续4天时间,由中国农业大学提供智库与教学硬件支持,来自联合国粮农组织、各领域的专家教授进行授课,课程包含如何经营合作社、农业产业经营创新案例、农村发展政策解读等内容。在“新农人”回乡发展的过程中,项目还将为学员建立指导导师机制和项目配套服务,做到“扶上马,再送一程”。

“课程内容挺丰富的,而且形式也很新颖。让我感受最深的课程就是合作社在未来农业发展中的作用,坚定了我们带领农户走抱团发展的路子;坚持做好品控管理也让我们受益匪浅,回去后,我们要在保证盐源苹果产品品质和质量的同时,对接更多优质平台来提高我们产品的知名度和社员的收入。”课程结束后,来自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龙洞湾苹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赵兴志跟记者说。

2011年,赵兴志因父母身体原因,从山东青岛海尔集团的中层管理岗位辞职回到了大凉山。见过大世面,有管理经验,赵兴志被选为盐源县梅雨镇树子洼村党支部书记。经过反复考察调研发现,在大凉山海拔2300米高度种植的高原苹果,甜度适宜、生态有机,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为此,赵兴志毅然决然地带着乡亲们上山种植苹果树。目前,全村苹果种植面积已经发展到了近7000亩,促进了盐源县苹果产业的兴起,苹果种植成为带动盐源乡亲们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2018年1月,赵兴志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推进项目服务“引”人才精准发力

—用羊粪做底肥,苦豆子发酵后,把生成的汁液洒入瓜地,这样种出的瓜颜色金黄,口感脆甜,平均糖度能达到15度以上,这就是我们现在的苦豆蜜瓜。”

当记者问到为何要用苦豆种瓜时,闫小兵解释说:“我们用这个苦豆汁当瓜的肥料,这样种出的瓜,不仅抗病性强,而且无须施用农药和化肥;并且我们采取一蔓一瓜的种植技术,每一根蔓藤都只保留一个品质最优的瓜。所以说我们的苦豆蜜瓜从口感上、营养上等各方面都是很好的。”

酒好也怕巷子深。甜瓜的品质虽然没的说,但种出来了卖给谁,怎么卖,这困扰了闫小兵很长时间。

“得益于中国扶贫基金会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对合作社和我个人的帮助,困扰我多时的甜瓜销路问题终于得到了有效解决。通过参加各种专题培训,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我们瞄准高端市场,哈密瓜定价在98元一份(两个),全国各地包邮,而且只有应季才能吃得到。采用饥饿营销法,增加了合作

用好平台资源荒漠种出致富甜瓜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