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镇河巨兽居然这么“牛”

20181207期来自:科技日报

传世之宝

1200多年前的黄河铁牛。在山西省永济市蒲州城西的黄河古道岸边,这4尊铸于唐开元十二年(724年)的铁牛,连同赶牛的4位铁人成了当地一景,也留下了不解之谜。

只小牛犊,却是4只牛中最重的一只,足有78吨。

每只铁牛边上还有一位牵牛的铁人。他们身高1.9米,而且其中有3个是当时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样貌。一号铁人个子高、鼻子大,是明显的回鹘人;二号铁人头戴束帽,体型剽悍,是突厥人;三号铁人头上梳着小辫子,是西域的吐蕃人,也就是现在的西藏人;四号铁人是汉人,他的衣服也最有意思,看上去就是个大翻领,非常像今天的西服。

“据史料称,原有8尊铁牛分别伏卧于黄河东西两岸,将铁索拴系其身,连接舟船,便建起了黄河上最早、最长、最大的大浮桥

中国最有分量的国宝

蒲津渡遗址发掘的铁牛、铁人等铁质文物,将冶金、铸造、雕塑工艺融为一体,将技术同艺术有机结合起来,是历史最早、工艺水平最高、造型最优美的铸铁文物,在国内外都极为罕见。

那么这些铁牛、铁人是如何铸造的呢?

北京科技大学通过对铁牛进行金相分析和硫印试验,初步得出结论:大铁牛属于冶铁浑铸的产物,铁质成分含锡量高,含硫量低,判断当是木炭融铁聚流而成。

杨孟冬说:“当时为铸造这几尊铁牛,光铁就用了160多万斤,这是什么概念?用掉了当时全国产铁量的五分之四。”

中国科学院院士柯俊等多位专家对大铁牛进行了现场考察。他们推断,大铁牛采用的是失蜡法群炉铸造:即先用蜡把牛的模型做好,在其表面涂上一层胶泥,自然阴干后,用文火加热,蜡模融化,形成牛形空心模具。当时还没有大型高炉,黄河岸边汇集了100多个熔炉同时炼铁,铁液通过导槽浇灌进入模具,现场浇铸,一次成形。可以想象,当时黄河河滩上人声鼎沸、烟尘滚滚、铁水奔流的场面是何等壮观。

虽然科学家对大铁牛的铸造过程有了一些推测,但我们始终无法确切了解到,在公元8世纪,先祖们究竟是如何创造这一世界奇迹的。100多铁炉同时炼铁,需要多大场地,多少人工;多长的导槽既能保证铁液输送,又能保证其不会在输送过程中凝结;浇注铁液时如何保证模型不被融化或破漏……关于铁牛的铸造流程以及技术,今人依旧充满幻想,仍在试图予以破解。

铁牛铸造工艺成谜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