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变迁

20180630期来自:西藏法制报

现在的青年人谈恋爱,要么是通过网上聊天,要么是通过手机发微信,抑或去茶楼、歌厅相会,可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大多都是通过读书相识相恋相爱的。

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当我还是个孩童时,看的绝大多数是画画书,诸如《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画册等。上中学时看过几本外国小说,不求甚解。中学第二年,卷起“红色风暴”,懵懵懂懂地听工宣队的同志说,原来我读过的那些画画书是“四旧”书,外国书是“黄色”书,都属于“禁书”。“扎根”农村时,这些“禁书”却帮我消除了不少寂寞。当时,我白天上学,晚上就点着油灯偷偷看书解闷,倒也不觉生活有多枯燥无味。

1989年,我被安排在一家工厂当工人。27岁的大小伙子了,个人问题八字还未见一撇。父母心急如焚拜张三托李四帮我介绍对象,可始终没有一个能谈得拢的。我心里虽然也着急,但这种事急也急不来,只有耐心等待爱情之神的降临。

把工具箱当书橱,车间当书房。一天上中班,工间小憩,我照例打开工具箱,翻出小说阅读。正当我被书中的情节迷住时,突然,一群外车间的姑娘窜岗到我们车间,其中有一位竟神使鬼差地跑到我身边,主动和我搭讪:“怎么,你也喜欢看书?”我赶紧抬头,一看是位长得蛮不错的姑娘,顿时来了劲,连忙与她攀谈起来。从她的谈话中得知,她也爱好文学,读过《三国演义》《红楼梦》等古典名著,只是外国文学接触很少。她见我读的这本小说题目为《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很感兴趣,问我写的是什么内容。我告诉她这是十九世纪英国著名作家阿瑟 柯南 道尔的长篇杰作之一,堪称福尔摩斯探案故事的代表作,讲述的是:在巴斯克维尔家族中,三百年来一直流传着“魔鬼般的大猎狗”的神秘传说,案犯为了谋取遗产继承权,利用本家族世代相传的“魔犬”杀人,设计杀害了巴斯克维尔庄园的主人,并蓄谋杀害了他的法定继承人,最后被福尔摩斯识破。我这一介绍,她立刻入了神,问我能否借她一阅。我求之不得。临走时还不忘关照她想要看小说尽管来找我,我家里还有不少比《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更好看更精彩的外国小说哩。

随着我俩之间书籍交往的频繁,我俩之间的感情也从“量变”发展到“质变”——不知不觉间,我们相爱了。可这时敏感的年龄问题又干扰着她最后的抉择,因为我俩之间相差八岁。阴差阳错,这时我恰巧在《北京文学》上看到一篇《因为有了她》的小说,小说中男女主人公年龄相差12岁,但最终克服重重艰难险阻还是幸福地走到了一起。于是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向她隆重推介这篇爱情小说,希望她认真一读。正是这篇爱情小说使她彻底打破世俗观念,冲破家人亲友的阻扰,与我结成百年之好。

九十年代初,当时正值全民读书热,在厂里近千名青工文化考试中,我语文力拔头筹,而且又靠读书赢得了爱情,这引起了其他未婚青年的效仿。有些青工不像我是个“书籍资本家”,而且当时新华书店文学书籍又难买,有些刚出版或再版的文学名著很紧俏,预订了还不一定能买到,于是想谈恋爱的青工便跑来和我套近乎,想问我借几本文学书籍去充“门面”,以讨心仪的姑娘欢心。我由于已摘取了爱情之果,自然会成人之美,只是借书时约法三章:到期准时归还,不得据为私有,不可污损书籍。否则永远断交。读书成了当时最好的“红娘”,许多人因为读书结成终生伴侣。

1994年,我和妻子结婚时,家中就几件老式家具、一台熊猫单卡收录机,但那时我们的小日子过得却很充实。每晚,我和妻子都倚坐在窗前看书,彼此交流读书心得,《红岩》《野火春风斗古城》《林海雪原》《悲惨世界》《红与黑》《飘》等中外名著都是在那初婚的时光读完的。

2015年,旧城改造迁居新房时,孩子曾劝我将两大箱旧书送进废品收购站,说新居要装修,要添置新式家具,没有地方放这些破书,伏天还要搬出来除霉,烦死了;再说,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大家都在忙着赚钱,哪还有心思看书?我断然拒绝,这些旧书虽然有不少封面磨烂了,甚至有些还缺少页码,但这是我贫瘠如豆囊中羞涩时的忠实伴侣,靠着这些书,我才捱过了那些艰苦岁月。更重要的是它们还是我和妻子的爱情信使。靠着这些书,我才摘到了幸福的爱情之果;正是这种独特的书香,才使我的人生之路充满了韵味;才使我的爱情生活充满了诗意。我宁可家中少放其他家具也要放书橱,妻子也笑着赞同我的意见。

2016年,我的小书库再次“增容”,我参加了北京一家报纸举办的全国征文活动,荣获一等奖,其奖品为价值2000多元的书籍。当我打开对方从邮局托运来的6个书籍包裹时,顿时喜出望外,哇,全是我所喜欢的中外名著,有《张中行作品集》《章太炎传》《龚自珍传》《康有为传》《世界散文随笔精品文库》《瓦雷里诗歌全集》《奥尼尔集》《所罗门之歌》等等。这批中外名著的加盟,不但扩大了我的小书库的规模,而且提升了我的小书库档次,使我的小书库不仅在文友中而且在这小城中也颇有名气。

为了安置这些书籍,我干脆在客厅里打了一排转角书橱,布置成了一个高雅的“文化角”。

近两年,每当我和妻子在“文化角”静心读书时,我们又仿佛回到了纯真的学生时代,那浓郁的阵阵书香冲淡了思想的贫乏和枯燥。我们的世界温馨而宁静,我们的心地空明而轻远,像夜空悬挂的明月,似蓝天轻飘的云朵。读书,让我们的精神境界得到一次又一次的升华,它成了我和妻子爱情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将永远伴随我们……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