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白雪作证

20171206期来自:南京日报

■韩今

第一次见到老肖夫妇是在赴欧洲旅行团的预备会上。他俩手牵手地走进会议室,身材苗条的小敏是瓜子脸,一副白色的眼镜,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脖子间围着一条带红点子的纱巾,显得恬静。浓眉大眼的老肖则是一股北方汉子的气质,他和小敏的同学一一打着招呼。

听说这个班要带着身患阿尔兹海默症的同学一起去欧洲,旅行社的女经理不放心,一定要见见本人。老肖对经理说:“她是学德语的,讲了多少次了,一定要去莱茵河看看。你们尽管放心,有我呢,我24小时陪护六年多了。”

经理仔细问了小敏的情况,还亲自陪她上了一趟厕所,虽然语言不能交流,但感觉只要老公精心照顾,问题不大。加上老肖那种殷切、坚定的眼神,经理拍板了,并决定派一个最好的导游。

第二次见到他们是在欧洲游回来的照片上。

这是一次以德国为主的欧洲游,我的爱人也参加了。十几天时间,游览了德国,奥地利,瑞士和法国,看到了他们在莱茵河上,国王湖畔,瑞士雪山下以及巴黎圣母院前的多张合影。

后来才知道,小敏这个病已经十来年了,她是一个中学的语文老师,50岁时有了阿尔兹海默症的症状,有时会忘了上课时间,上了讲台会记不得上次讲到哪一课了。回家做饭,菜端上桌子,才发现饭锅里还是生米。发展到后来,记忆丧失,不认识人,讲话也不清楚了,必须有人看护。老肖是一个转业干部,后来在机关工作。说起这个北方汉子,对老婆照顾得真是细心周到。每天出去,他都把小敏打扮得漂漂亮亮,头发梳得齐齐整整,每天换不同的纱巾。两人路上都是手挽手,所有的照片都是两人的合影。吃团餐时,都是老肖匆匆吃好,再来喂小敏。每天到旅馆,要帮她捏脚,洗澡,洗衣服。

小敏高兴的时候会手舞足蹈,她生活在同学和朋友们的亲情之中,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最感人的一幕是在德国科隆,她认出了接待大家的儿时同座,科隆大学的林教授。小敏喊出一个“林”字,还用拳头捶打着对方,眼泪慢慢流了出来。在场的很多同学,团友都感动地流泪了。

第三次见面,是小敏的老班长陪我一同去了他们家。

老肖和她手牵手在小区门口迎接我们。见到小学时的老班长,小敏抓住他的手,手舞足蹈,嘴里叽叽咕咕,听出她在喊老班长的名字。

老肖说:看到老同学,她很开心,也会唤起一点记忆!其实,她现在也就是两岁的智力,什么都不清楚了。

老肖是山东人,比小敏大五岁,从农村当兵,后来从大别山调到南京的一个部队。

“我是在部队认识小敏的,就是她同学林教授当的红娘。”老肖和我们谈起往事。“第一次约会是在鼓楼大钟亭的门口,她是提前到的,谈话很实在,我也是实在人,她后来说看中我就是实在。我们互相印象很好。她给我留了一张联系的纸条,一看那字,真是漂亮,很秀丽。”

“她是南师大中文系毕业生,算是高材生了,毕业就当了中学语文老师。她爸爸是个南下的老干部。我那时还没有大学学历,家也在农村的镇上。她能看上我,我是非常感激的!最使我感动的是,我说我在部队,将来不知道会到哪里?她说:只要我们好,你到哪里我就跟你到哪里!印象最深的,是那年下大雪,我们一起到中山陵看雪景,她就拿了一根树枝,在白雪皑皑的地上写了‘让我们白头到老’七个大字,并认真地说:‘让白雪作证!’所以我下了决心,要一辈子对她负责,要实现她所有的愿望!”

我看到浓眉大眼的老肖眼睛里涌出了泪水。小敏和他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挽着他,静静地听着。

“要说辛苦那真是一点不假,24小时都不属于我的,她睡着了,我才能忙点我的事,她一醒,我就必须上岗,休息不好是我最大的苦恼。有人劝我找个保姆,我不放心,也舍不得,保姆能像我这样尽心尽力吗?不过我倒觉得我很幸福,因为我和我爱的人天天在一起,我给她尽心的照顾,给她开心的心情,就能减缓她疾病的发展,延长她的生命,也给我带来安慰和快乐。现在最担心的是,如果我走在她前面,她就要吃苦了。所以我自己也要多多保重,保重自己就是保护我的家,两个人才是一个家。”

面对得了阿尔兹海默症的妻子,老肖这番由衷的谈话深深打动着我们。我眼前突然闪现了白雪皑皑的中山陵,用树枝划出的“让我们白头到老”七个大字。

夫妻深情,人间大爱,让白雪作证。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