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一宝

奶奶和电风扇

20200802期来自:厦门晚报

刘兵

那些年,我记得奶奶度夏的“标配”,是一把轻盈的鹅毛扇、一个圆溜溜的袖珍小茶壶,穿着黑色仿府绸大褂,颠着小脚在家里忙进忙出。

每次母亲下班,关切地问她:“妈,热吗?”奶奶不停地晃悠着鹅毛扇,擦擦额头上的细汗,笑着摇头:“我一个老婆子,在家里尽做些小事,不比你们在外面。我热个啥子嘛!”

奶奶大半辈子没见过电风扇,后来跟邻居们聊天,才知道那玩意“吃电费”,摁一下,就自动来风,吹得周围凉凉的。那个年代,在小县城里,只有少数家境好的人家才有。

直到那天,奶奶从隔壁二奶奶家回来,说起她家堂屋里的落地扇。一个沉重的大铁盘蹲在地上,上面的叶片吹起来稳稳当当。二奶奶还给几位老人演示:摁这个钮,可以摇头;再摁那个,能定时;还有这几个钮可以调风力大小。二奶奶神色自得地说,孙子在广东那边做生意,发了点小财,特地买了这个宝贝疙瘩孝敬她。

看着奶奶眼里满是羡慕,父亲若有所思。趁着到省城出差,他花了一个月的工资,找供销社熟人,买了一台当时最流行的落地扇和一把吊扇。吊扇装客厅里,落地扇放奶奶床边给她专用。尽管事后心疼钱,但奶奶还是把几个熟识的老人拉进房间里,好好地炫耀了一番。

不过,奶奶白天根本舍不得开落地扇,把它擦得亮亮的。临近傍晚,奶奶叫我们抬出落地扇,摆在小院的餐桌边。落地扇左右摇头,摇出阵阵清凉的风。一家人吃着简单的饭菜,谈天说地,其乐融融。吃完晚饭,我们搬竹床,奶奶又叫父亲把落地扇对着孙女孙子睡的方向吹。到下半夜,她自己却到客厅,和母亲睡一张竹床吹吊扇。

后来家里条件好了些,父母和我们小哥俩共用一台电风扇,姐姐和奶奶各独享一台。到这个时候,奶奶才真正拥有自己的电风扇。

那年夏天,奶奶突患重病,住进了县医院重症室。奶奶偶尔清醒时,觉得病房里并不热,可也没见有吊扇。姐姐告诉她,病房里装了空调,更高级呢!

奶奶用无力的手把我们逐个摸了摸,慈祥的脸上滚落下泪珠,喃喃道:“好日子来了,可惜我陪不下去,以后多听父母的话。长大后挣个这种空调,让奶奶在天堂里也享受一下……”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