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元节夫人邀看灯,他反问:家里不是有灯吗

20191124期来自:厦门晚报

从年少时,清心寡欲就成了司马光的一个标签。

当时,皇帝会专门为那些考中进士的人办一场庆功宴。宴席之上,皇帝会赐戴宫花。但司马光“不喜华靡”,对戴花这事百般不情愿。一同赴宴的人好说歹说,最后搬出“君赐不可违”这句话,司马光才戴上一枝。

一年上元节,司马光的夫人想出门赏灯。谁知司马光却反问,家里就点着灯,何必出去看?夫人一看没法说服他,又找了个理由:除了看灯还可以看看游人,热闹热闹。司马光脸一板,干嘛非要出去看游人,难道我是鬼吗?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司马光家中的巨量藏书。文献记载,司马光家“后有赐书阁,贮三朝所赐书”。在读书、藏书上,司马光可谓是奢侈的。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等很多部著作,都是他在洛阳闲居的十五年中完成的。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