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片情怀

20190922期来自:厦门晚报

何松青

我至今还珍藏着刊登在1980年1月大田县电影工作站宣传报上的习作《每当我运送电影片的时候……》,那是一段美好记忆。

1977年,我在大田车队开客车。那个年代汽车还很少,电影胶片都是由车队的客车在各个厂矿、乡村来回运送。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电影胶片是非常珍贵的。因此我对运送工作特别上心,每一次都是轻举轻放,亲手交给放映员,遇到中途站点停靠时,就把电影胶片放在副驾驶座边。几年间,我运送的胶片数不清,从未出过一次差错。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缘故,我也看了很多好影片,感受到胶片的魅力。我记得当时全世界最大的菲林制造商柯达的广告词,对于胶片电影曾有过这样深情的描述:“胶片拍摄的电影,连画面空白处都会说话。”

改革开放之后,许多老电影陆续重新上映,许多优秀的戏剧片、喜剧片、故事片都重回银幕。我记得《洪湖赤卫队》《红楼梦》《三笑》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影片上映时,整个县城就像过年似的特别热闹,还有人开手扶拖拉机载了一车人,从郊区到城关来看电影,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而我,作为胶片运送者,也感到非常开心。

随着科技的进步,影像传感器(CCD或CMOS)逐步代替了胶片,但我依旧喜欢看使用胶片拍摄的老电影,因为它唤醒了我年轻时代的美好记忆。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