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2期来自:厦门日报

境如海,心境似谜,面对这个“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相同的人不同时间也有不同的答案,标准答案?那是万万不会有的。

●黄山石

泉州开元寺绝对是历史文化的富矿,每次游览都有新的收获。今年国庆节再游开元寺,发现一个特别的“心”字,听了“心”的故事。

绝大多数游人游东西塔,多是绕着石塔走马观花,眼睛看的是40多米高的石塔,心里想的是古人如何建造,精美的石雕有什么故事,等等。这次,如果不是巧遇西塔(仁寿塔)塔基旁一个老师正在给一组同学讲解,我好奇地凑过去,也不会发现塔基旁边,一块不到一米高的花岗岩静静地躺着,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心”字,特别之处是,“心”中间的一点,不在卧钩之上,而“掉”在心下,着实特别。

老师问同学认识这个字吗?大家沉默,老师只好自己开腔:这个字的读音,老师也不懂,只知上心下心,谓忐忑不安,提心吊胆;还有一说,“心”内无点,心中无物,意为空;也有说,点在“心”下,即放下、放心。一游客补充,还可作“小心一点”解:将这个特殊的字立起,反视,即为小字。“小”字耶?“心”字耶?“小”者多一点,“心”则少一点,岂非“小心一点”?这时,过来一位老者插话道:“‘心’关键的一点被移位了,教人不能没有良心……”我听了半天,又仔细观察,发现这块石刻分明是后人修缮时,把它作为普通石头围在塔基旁的。弄清它原来所在,有助于正确地理解它。

查了些资料,了解到原本在西塔的四周都有“放心石”,民国时期西塔的西边、南边、北边有人居住,这三处“放心石”被人搬走,只剩下东边这块。

开元寺始建于唐朝,如果说“放心石”一开始就有,不知数百年后,明朝心学大家王阳明有没有见过?有没有对它进行一番研究?会不会是“提起千般烦,放下万事空”,又或者“一念起,一念灭,一念放下,万般自在”,抑或是“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任天外云卷云舒”?

心境如海,心境似谜,面对这个“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相同的人不同时间也有不同的答案,标准答案?那是万万不会有的。

据说十几年前,英国剑桥大学的教授曾来开元寺研究这块“放心石”,不知结论如何?我把石刻照片发到万能的朋友圈,朋友们说得最多的是“放心、放下”。还有朋友说,青礁慈济宫也有块石头,刻着这么特别的“心”字,笔力飘然出尘,大约是“心在心外,坐看云起”的意境。看来,把人世间的种种块垒都抛之心外,是好多人所向往的。

有位对禅学造诣颇深的朋友,答说“心掉了”。“心掉了”,不知该如何解读?是无心?是天真?不入世?没有情商?我琢磨不透。

周末,陪孙子玩。我指着鲨鱼的图片问两岁的孙子:“这是什么?”刚好在玩玩具飞机的孙子答曰:“飞机。”我指着鸵鸟再问,孙子大声答:“鸭子。”还真别说,就“模样”而言,玩具飞机与图片上的鲨鱼、鸭子与图片上的鸵鸟真的很像——对啊,孙子正是看山是山的年龄,比大人天真、简单,直截了当,有一说一,不像大人,复杂多了,见山不一定是山。

不由得想起,前阵子我组织了一场活动,有位嘉宾来自外地,他给我发信息,告诉我他乘坐那班动车的抵达时间,潜台词是让我去接,可彼时我正忙于布置现场,无法去接,没有多想就回他“会场离火车站很近”,并附上地图,潜台词是“自己来吧”。结果——你懂的!可是,当时我不懂,现在想来,这就是我的“心掉了”,没有多想,没有换位思考!心里有点懊恼,已过知天命的年纪,这辈子心性是改不了了,认命吧!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