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8期来自:厦门日报

光如流,留下了许多关于厕所的趣事。古代厕纸“简单”,厕所也简陋。纵观历史,厕所里不仅藏着权谋,还是古人读书的好场所。

●方 腾

翻读卷帙浩繁的史册,南唐后主李煜削刮的“竹简”,没有写下大词人传颂千古的文字,却在历史的旮旯里留下了一段趣事……阅读这段藏在历史深处的趣事,需沿时光之河回溯至五代十国,将地理的坐标定格在南唐的大殿之上:只见大词人李煜正认真用小刀修理着竹片,不时在粉嫩的脸上刮蹭一下,一国之君这是在干啥?原来,李煜手中的小竹片是“厕筹”,相当于现代人的厕纸。李煜亲自制作“厕筹”,赏赐亲信(也有一说为僧侣),以示恩宠。

虽说东汉蔡伦改进造纸术,纸张得以较大规模运用,但“厕筹”仍是王公贵族的必备用品。一次北齐皇帝高洋如厕,忘记带“手纸”,急唤当朝宰相杨愔拿“厕筹”应急。高洋为中国古代有名的荒唐皇帝,荒淫无道,也只能以竹片、木片制作的“厕筹”擦屁股,可见当时并无“厕纸”一说。

古代厕纸“简单”,厕所也简陋。公元前581年,晋景公生病,正逢新麦上市,欲尝之,不料腹胀如鼓,急忙如厕,没想到一个倒栽葱,跌入粪坑,溺毙。晋国为春秋时期超级大国,殿宇富丽堂皇,但宫内厕所却很简陋,估计也就是木板架在粪坑上的旱厕。

贵胄之家的厕所,硬件不足软件补。东晋权臣王敦娶晋武帝司马炎女儿舞阳公主,晋武帝陪嫁豪宅和百余侍婢。王敦如厕,见厕中有漆盒盛枣,吃之,甚甜;厕毕,有婢女迎候,捧一盆清水,喝之,清冽可口;又见五颜六色的小丸子,以为是点心,尝之,味道怪怪,众婢窃笑。原来,红枣是用来塞鼻防臭的,清水是用来厕后洗手的,小丸子则为厕枣,类似今天的洗手皂。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