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时日

那年霜降日

20201026期来自:厦门日报

?

老王

年年过霜降,1977年的霜降记忆最深。那年,我和妻子工作调到闽西武平,初为人父人母8个多月,还沉浸在儿子降生的喜悦中。老婆并不壮实的身子,却为儿子提供了量足质优的“食堂”。儿子在老婆的精心哺育下,成了人见人爱的小胖子。

厦门有句老话:“一年补通通,不如补霜降”。霜降这天下班后,我决定到圩场上买只家禽进补。可惜去得太迟,圩场上的小贩大多已经散场,我随意买了一只土番鸭。回家后宰杀、拾掇、蒸煮,晚饭后哄儿子入睡,我们开始进补,细嫩的鸭肉配香甜的糯米酒,味道好极了。半夜,老婆照例为儿子把尿换尿布,喂奶后入睡,每个环节都井然有序。

第二天一早,老婆忧心忡忡地说,怎么搞的,儿子拉稀了。我没太在意。哪知拉稀竟没有消停,不到半天,接连好几次,人也开始发烧。我们慌了,抱上孩子往医院跑。儿科医生开了药。回家后遵医嘱服药,虽有缓解,但始终未能彻底终止。厂里的工友闻讯后,纷纷帮着出点子……那几天我们焦头烂额,心疼地看着儿子胖乎乎的脸庞消瘦缩小。

在我们束手无策之时,一位工友大妈问我老婆:“你是不是吃了啥,牵连了孩子?”我们顿时想起补霜降的事。大妈听后,跺着脚说:“你们城里人不知道,那土番鸭食性极寒,你们大人吃了没事,可孩子吃你的奶,肠胃受不了,当然拉稀。”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大妈果断地告诉我们,最快的解决办法就是给小胖子断奶。尽管儿子才8个月大,我们舍不得,但为了防止脱水,我们采纳了大妈的建议。

当晚,我们把米糊煮得稀稀的,灌进奶瓶里,半夜儿子要奶吃时,我们把奶瓶塞给他。原先还担心他会拒绝。没想到儿子好乖,一口气吸干稀米糊。就这样,儿子一次断奶成功。工友大妈的这一招真灵,隔天儿子不拉稀了,身体也日渐康复。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老婆的“食堂”突然失去“寄膳者”,胸前衣襟渗得湿漉漉一片,后来乳房四周竟结出一个个硬块,痛得她食不甘味、寝不安眠,几度潸然泪下。老婆生性勇敢坚强,生儿子时难产,那年代剖宫产不用麻醉药,而是在身体相关穴位针灸,然后就开刀。老婆说,当手术刀切下去时,她痛得把嘴唇咬出血,都不曾哭过,足见“涨奶”对一个年轻的母亲有多痛苦。她又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不肯去看医生。困难之际,一位工友的老婆告诉我,采摘柚叶,放进大锅里煮十来分钟,然后装在桶里,让乳房熏蒸腾的水汽,直至柚叶水变凉。得到“高人”指点,我赶紧出门,摘回一大堆柚子叶,依法操作。三四天后,老婆乳房的肿块神奇般消失了……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