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夕阳红

外公是我的风向标

20201026期来自:厦门日报

老照片之旧器物

?

小米粥

又到重阳节,想起了外公柯水龙。外公出生于1905年,在世时是同安一中的一名普通教职工,一生工作勤勤恳恳,性格老实憨厚,生活艰苦朴素,乐于助人,在校工作三十余载,师生都尊称他“龙伯”。

外公1951年到同安一中工作,是学校食堂的厨师。每天凌晨两三点就要起床,劈柴烧火煮早餐。四五点,全校教师喝的开水均已装满,一壶壶整齐排列在桌上。六点多,老师们上课前会到食堂,人手一壶带到办公室。当时,寄宿生很多,煮午饭时,大锅上的蒸笼有十几层,外公人高马大,用绳子娴熟地将一个个蒸笼高高吊起,通过观察蒸笼的蒸汽,用心烧好每一餐饭。三十几年如一日,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虽然那时,外公每个月28元的工资要艰难养活一家五口人,但仍经常伸出援手帮助寄宿生。看到个别寄宿生的蒸饭盒里米粒稀少,他会截留自己的口粮悄悄为他们添把米。1976年办理退休手续后,外公“退而不休”,每天清晨依然坚守学校门岗,义务帮忙护校,一直到1989年,外公已85岁才正式回家休息。

儿时每个周末,父母都会骑车载我去看望外公外婆。他们租住在一中教职工宿舍里。外公时常鼓励我,要刻苦学习奋发图强,考上一中,这样我就可以天天在学校看到他。功夫不负有心人,小学毕业时,我以优异的成绩迈进了同安一中的校门。初中三年,每天下课后的第一件事是去外公家,陪他聊聊天。初中毕业后,我又顺利考上一中高中部。遗憾的是,外公等不到我参加工作,于1999年1月15日无疾而终。

陶瓷水壶和笔筒(如上图),是1985年和1991年,同安教育局赠送给外公的纪念品,他在第一时间又转送给我们家。陶瓷水壶,母亲至今仍完好无损地珍藏着。而陶瓷笔筒则陪伴我走过求学岁月,至今还在娘家。感谢我人生的风向标——我敬爱的外公!每回睹物思人,就会想起他的言传身教,为我照亮了一条光明之路。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