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意融融火笼情

20200121期来自:厦门日报

章浓

“飞雪报新岁,笼火一家春。”火笼自古有之,在我老家华安俗称“火球”,是旧时农村老百姓家家户户必备的取暖神器。而今,火笼虽已从人们眼中消失,却仍承载着我儿时的美好记忆。

一只火笼就是一个工艺品。火笼工艺精湛,美观实用。外壳用精细的竹篾编织,内面衬着陶盆,用来盛炭火。火笼形状是圆柱或圆球形,顶部开口,并在中上位置加一弓形提手,下部束腰,有底座。每到寒冬时节,做饭后,主妇小心翼翼地夹取灶膛里的炭和灰放进土钵里,装八分满,再盖一层草灰,稍微压实,靠草灰控制火苗的强弱:若要温度高些,表层的灰稀少点儿;温度要低些,灰盖厚点;过段时间温度下降,用小竹片将下面的炭火翻起来,就可提升温度。

儿时冬天的夜晚,我最爱待在被窝里。妈妈会在我上床前,将被窝用火笼烘热,我就偎依在妈妈身边,一起把手放在火笼上烤。热气透过肌肤,渗进血脉,直至全身的寒气都被逼走,让人能一夜安稳舒服地睡到天明。妈妈一边烤火,一边教我背诵家喻户晓的《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我很快就能入眠,至今我还能背出部分的《三字经》原文。漫漫冬季,火笼还是老人们形影不离的伙伴,有了它,天寒地冻的日子变得温暖起来。

上世纪60年代末,我任教于地处偏僻的华安县马坑公社一所小学,当地流传着“一年种一冬,吃饱烘火笼”的说法,那里大部分的水田只种单季稻,剩余时间限制农民搞副业。我下户家访时,白天常遇到当地的老人们聚在一起,每个人手里焐一个火笼,东家长西家短;哪家卖猪,哪家添娃,哪家闺女出嫁……唠嗑不停,笑声不时飘荡在山坳里。使用火笼,不仅是老人们过冬美滋滋的享受,就连学生都提着火笼来上学呢,上课时边听老师讲课,边把脚放在火笼上烘。脚丫暖和了,就把火笼移到腿上烘手,直到手脚都暖洋洋。

火笼不仅可给人取暖,还可以当“烘干机”。那个年代农村没有洗衣机,更别提烘干机了,在春天阴雨连绵的日子里,换洗衣服时火笼可成了主妇的好帮手。特别是小孩的尿布没得换洗,妈妈们会拿出所有的火笼来烤尿布,既能烘干又能杀菌,新手妈妈对着火笼千恩万谢哩。火笼的使用率极高,所以每个火笼的表面都是油光发亮。就这样,火笼暖手暖心,既温暖又环保,成了老百姓的寒日至爱。

powered by 闻道